《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第1章 意外重生

「嘶,疼……」

全身彷彿被車軲轆來回輾壓了不下十遍。

誰對本神醫這麼大仇恨?

殺人也不過頭點地,自己這是挖他家祖墳了?還是殺他家老子了?

全身如散架了一樣疼痛,她想抬手摸一下額頭都是奢望。

緩了一會兒,攢了些許力氣,終於費力的睜開眼睛,卻愣住了……

這是哪兒?

入目就是天花板……

灰不拉幾髒兮兮的屋頂,吸一口氣,空氣中都是發霉的味道。

搞什麼灰機?

身上感覺跟沒有蓋被子一樣,涼嗖嗖的。

雲落落費力低頭看了一眼,靠!

她不是在柔軟的席夢思大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覺嗎?

怎麼會在這鬼地方?

就在這時,她感受到了一道極其強烈且冰冷刺骨的目光死死注視着自己。

她費力的轉頭朝那視線看過去,差點忘記了呼吸。

眼前人坐在「不叫輪椅」的椅子上,身上穿着破破爛爛的早就看不出顏色的粗糙布衣,但不難看出他身姿修長挺拔。

明明穿着破敗不堪的長衫,依然遮掩不住通身冷漠疏離、高貴清冷的氣質。

不由得讓她想起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就這氣質已經狠狠拿捏住了雲落落的一顆少女心。

自己電視上見的當紅男主角哪怕裝扮再驚艷,都沒有這麼獨特的氣質。

看到他,雲落落想起了「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只覺得這應該是自己見過的最能擔得起這八個字的人。

視線往上,突然,她與一雙漆黑深邃的眼眸對上了。

忽略這雙眼神傳達的信息——陰沉死亡。

雲落落覺得要不是硬件不允許,自己肯定就撲了。

眉毛濃而規整,微微上挑的丹鳳眼,鼻樑高挺,輪廓清晰分明。

嘴唇薄而微微抿成直線,不難看出主人此刻不爽的心情。

雖然這張讓人恨嫁的、俊美如儔的臉讓雲落落恨不得撲上去。

但那陰森的目光實在讓人無法忽視。

尤其在看到自己盯着他犯花痴時,整個人邪氣四射,渾身氣息越發陰沉。

一瞬間,雲落落都懷疑自己身在冰庫。

地上的男人眼睛裏全是不耐,不同意就尋死,這麼想要給他戴綠帽子?

當他轉過頭正視雲落落時,只見她眼底的震驚和一抹說不清楚的情愫……

又不是第一次見了……

至於這表情嗎?

原主確實不是第一次見這樣子的男人,但現在的「雲落落」是第一次見。

這麼俊美的男子,放在他們那裡是妥妥的王牌啊。

只是……

她以為完美無缺的俊臉,沒想到另外半邊臉全部毀了。

所以才很震驚,這得……

得花多少錢吶……

從左眼尾到下巴,再到脖子下方一路延伸到衣領遮掩處,沒有一處肌膚是好的。

她懷疑衣領下面,估計也是如此。

雲落落一眼就看出這是燙傷和燒傷。

這得多嚴重才能燒成這樣……

她抿抿嘴角,看着燒傷處出神。

男人盯着雲落落,眼神冷冽。

他剛要開口說話,卻看到雲落落一張小臉皺成一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