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第10章 他害羞的樣子真是致命

夜北辰此時的心裏有點震驚她能賺錢了,這是一件好事,他為雲落落感到開心。

但隨之而來的後怕差點淹沒夜北辰。

她現在什麼都會,是不是就要離開自己了。

自己一個殘廢,什麼都不行,以後他就沒有一點用處了。

這……

怎麼辦?

她離開了,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今天院子里的冷清讓夜北辰慌極了,他寧願雲落落像以前一樣刁難任性打罵自己,哪怕看不起自己。

至少她不會離開,她不敢走出這個院子。

可是,現在的雲落落呢?

她把自己收拾的乾乾淨淨,會打掃衛生,會做飯,會采找野菜,還認識藥材,還會賺錢了。

這樣顯得自己很沒用,是個什麼都不會做的廢物。

她肯定不願意留下來了。

夜北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那種被拋棄被丟下的無助感席捲着他。

甚至全身都有些顫抖,他在害怕。

他是多害怕自己離開,才會如此忍受原主不斷的糟蹋作踐他。

雲落落看到這一幕,心裏難受死了。

雲落落挪開框子,也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一把抱住夜北辰。

輕聲細語,溫柔地一遍又一遍的強調,「夜北辰,我雲落落不會離開你的,你要相信我,你看我今天不是也沒有走嗎?」

「夜北辰,我們還有婚約的,你忘記了嗎?我離不開的。」

夜北辰突然清醒,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對,婚書!

他們還有婚書,雲落落離不開的。

夜北辰恢復正常,裝着嚇人的冷漠無情的樣子,冷冰冰地開口,「你別想離開,生是夜家人,死是夜家鬼。做夢都別想走。」

雲落落聽着他聲音明明顫抖還故作鎮定的樣子。

抱的更緊的了,笑眯眯的說,「不走不走,我就是你的夜家人。」

夜北辰這才反應過來她抱着自己。

女子柔軟的身軀緊緊靠着自己,胳膊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女子胸部的柔軟。

夜北辰感受到了什麼,僵硬着身子,耳朵肉眼可見的紅了。

有點抖的聲音,「你是女子,這樣,成……成何體統,還不趕緊放手。」

雲落落看着大男孩害羞的樣子,一點兒也不像戰場殺敵的大將軍,反而像個鄰家大哥哥,單純美好。

雲落落感受到夜北辰越發僵硬的身體,不得已放開。

低頭整理筐子里的東西,嘀嘀咕咕地,「什麼嘛,不都是夫妻了。抱一下怎麼了,又不會少塊肉,真是的,」

夜北辰聽着雲落落的數落,一時間有些無語。

他還是不太能接受雲落落這判若兩人的性子。

以前她分明厭惡自己靠近他半米,但是現在的雲落落會主動抱他,還會攙扶他,會給他做飯,會給他肉包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