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第2章 原來她這麼奇葩

看來他是活了下來,那他為什麼沒有回京稟報,而是躲藏在這不起眼的小村莊里?

一躲就是兩年?

難不成他有什麼密謀?

不對不對,就他現在這廢物樣子,也不是雲落落自吹,隨便來個人都能一刀抹了他脖子。

畢竟他雙腿沒有絲毫知覺,自己觀察他半天,五臟六腑的舊傷或許很嚴重,胳膊看起來也很無力,或許中了什麼毒吧,才會這麼虛弱。

朝堂動亂,加上歹人冤枉功高蓋主,也不知誰是敵誰是友,他拖着殘破身體孤身一人殺回去可能早就身首異處。

另外雙腿殘疾,行動不便,再加上內力全無,體內還有淤傷,等同於一個廢人,爬出這個小村莊都困難,回去又能如何?

加上皇上年老,對朝政把控不住,或者說是皇帝也對他萬分忌憚,以至於他如今也背着罵名,所以他肯定不能就這樣子回去。

只是他撿回來自己,估計是沒有認出來自己是雲府嫡女。

畢竟那次宴會他就沒看過自己一眼,自然不可能見過她。

他這樣堂而皇之把自己撿回來,可能也是因為舉國很少有人見過他長大後的樣子。

因為他厭惡別人花痴看着他,所以出行一直帶着面具。

現在也是因為毀容,不怕別人目光,所以才沒戴。

這村子偏遠,信息堵塞,誰又見過勞什子攝政王呢。

「你又在想什麼?」

「你又在想着怎麼走?不可能,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雲落落被這突然的冷冰冰聲音驚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應該是在跟她說話。

雲落落嘆了一口氣,這原主就不厚道了。

男人救她回來,一聲謝謝都沒有,還捲走男人身上好不容易積攢的錢財跑路。

結果路上錢財被偷就算了,還被人販子抓住。

後來被上山採摘野菜的男人遇到,給救了回來。

男人生性冷漠,可能如今境況不同,起了惻隱之心。

但人販子人數多,他如今武功全無,微微一用力就會牽動內傷,渾身疼痛不已。

腿又沒有知覺,他打不過他們,那些人要他花十兩銀子買她。

男人當時很無奈,他就是個弱男子,拿什麼打。

而她又是一個弱女子,看起來才十二歲……

他有心任由她自生自滅,可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又回身拿亡母留給他的玉佩救回來她。

為了讓原主消停些,不再跑出去被人販子帶走,他特意找了村長,在村長見證下簡單成親,簽了婚書。

名字還是雲落落當時唯一攜帶的手帕上她娘給她刺繡的名字。

婚書已成,在衙門存了檔,拿了小黃冊,也不怕她跑路。

自己那一枚玉佩總該花的有價值一些。

男人能兩次救原主,也是因為他覺得她很熟悉,像小時候有過一面之緣的小姑娘,才想着救回來。

兩個人就這樣稀里糊塗成婚了,但是這一紙婚約並沒有讓男人好過半分,反而讓他今後的生活如噩夢一般。

原主回來後,嬌生慣養,什麼都不做,還要一個雙腿殘疾,行動艱難的人伺候他。

她受不了苦日子,又無法忍受自己嫁給了一個殘廢,三天兩頭鬧,張口閉口廢物、死瘸子。

有一次,男人摔在地上,女主非但不扶,還在一旁奚落,笑他像一條狗一樣在地上爬。

廢物、死狗等不堪入耳的詞語不斷衝擊着男人的自尊心和生的希望。

男人心想自己肯定不認識她,只是他也搞不懂,他當時怎麼會對可憐扮相的她有熟悉感。

只不過因為一些事情,兩個人一直沒有和離。

再加上男人後來生了一場大病,被燒糊塗了,暫時遺忘了原主造的孽,醒來後第一眼看到的是原主,加上後來的很多天,他都沒有見過一個外人。

記憶恢復後,得知原主和他有婚約,可能是使命感的存在吧,就沒有讓原主離開,一直忍受着。

可是,就前幾天原主看上了鎮上的一個賬房先生,死活要倒貼,鬧着和離。

男人不肯,就以投河威脅男人,結果自己沒站穩落水死了,換自己穿越過來重生了。

這原主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