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第4章 和離

雲落落用勺子舀了一勺,喂到他嘴邊,吼道,「張嘴。」

男人竟然聽話的張開嘴。

雲落落:……

合著溫柔對他不行,非得凶他?

男人心裏卻想着,還真是被說中了,惱羞成怒了。

這可不是他真的聽話,而是他知道這女人作天作地的能力,他已經領教過了。

如果他不聽,她能有多鬧騰,他非常了解。

所以除了解除婚約和離開,其他的隨她。

雲落落很快喂完一碗粥,這粥很稀,肯定吃不飽。

她把自己那碗又端過來,喂他。

男人拒絕張嘴,她也沒吃飯,家裡有多少東西他知道。

雖然裏面的野菜不知道是什麼,但放進去意外好吃,沒忍住把一碗都吃完了。

她竟然沒有罵自己飯桶,還端了自己那碗給他吃。

他知道自己不能吃了,如果她沒有吃飽,晚上不知道要怎麼鬧騰。

雲落落看他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她兇巴巴地說,「鍋里還有,你趕緊吃,吃完我也要去吃。我都快餓死了。」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人還得凶,溫柔對他不行。

果然男人瞪着眸子看了她一眼,乖乖的張嘴等待投喂。

雲落落瞬間母愛泛濫。

真乖。

毀容也不影響美男子的氣質,另外半張臉看着就很養眼,但不管飽。

喂完男人,她趕緊去廚房盛自己的飯。

走到門口雲落落突然回過頭,問他,「你叫什麼,說總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叫你吧。」

兩個人雖然成親了,但原主感覺自己是被買來的,對他態度極其惡劣,從來不關心他死活,更別說知道他名字了。

男人盯着她半響,用低沉磁性的聲音說,「夜北辰」。

這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讓耳朵懷孕啊。

雲落落無法抵禦這該死的誘惑,沉浸在其中。

一會兒聽到咳嗽聲,才反應過來。

雲落落有些臉紅,聽着聲音也能想歪,也是沒誰了。

她嬌笑着說,「我叫雲落落」。

他願意告訴她名字,這至少是件好事,不是嗎?

雖然她知道他的名字,但如果直接叫會顯得很突兀。

畢竟原主確實不在乎他死活,又怎麼可能知道他全名。

雲落落心滿意足地回廚房把剩下半碗粥喝了,雖然不頂飽,但聊勝於無。

她吃完後,洗乾淨陶罐,又燒了一罐熱水。

找了半天找到了一塊還算乾淨的帕子,就是雲落落當初那條手帕。

找洗臉盆倒水,端着來到正屋。

她給夜北辰清洗了一下傷口,院子里沒有看到草藥,只能清水洗一下,不然一直流血,發炎很麻煩的。

夜北辰看着雲落落輕柔的動作,生怕弄疼了他一樣。

他怎麼可能會怕疼?

看着女人細心為他處理傷口,心裏有些詭異的感覺。

以前刀口舔血的日子,這樣的傷壓根不放在眼裡。

從未想過會有人給自己包紮傷口。

就算有,也不可能是她。

但,還真是她。

這女人,莫不是真的轉性了?

人的變化真的有這麼大?

算了,不管如何,她不離開就行。

最好如此……

雲落落知道夜北辰正在審視打量她,但是她身正不怕影子斜。

她也想清楚了,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