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的醫品狂妃》[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 第5章 和美男睡,求之不得

夜北辰聽到她開門進來,盯着自己不說話,以為她又生氣了,想鬧。

她肯定是氣自己沒叫她,讓她在外面凍着吧……

雲落落靠近夜北辰,蹲下,把夜北辰背對着自己的身子扳過來,先看了一下他的手,還好,除了髒了,沒有血。

然後盯着他眼睛一會兒,認命的一邊拉他手臂,一邊說,「夜北辰,起來,我扶你去床上,生病的人怎麼能睡地上。」

見他不動,雲落落無奈了,只能凶一點,「起來,本來身體就差,地上睡一晚生病了,哪有錢看病,趕緊的。」

夜北辰收回目光,這才藉著雲落落的手,晃晃悠悠的到了床上。

雲落落以為他是不想看見自己,厭惡她,才去地上。

想了想,把那不像被子的遮不住全身的破布給他蓋上,自己抬腳往草堆走去。

還沒邁出腳步,袖子就被人拉住。

順着視線看到夜北辰很不自然的表情,看到她看過去,立馬鬆手。

雲落落詢問的眼神看着他。

夜北辰嘴角蠕動了半天,開口,「臨冬了,地上冷,你別嫌棄,湊合一下。」

說完他怕看見雲落落嘲諷的眼神,挪開了視線。

雲落落有些愣,這人早上還厭惡至極的看着自己,晚上就願意分一半床給她。

傳言他兇狠殘暴,看來也不是真的啊。

雲落落開心的說,「不嫌棄不嫌棄。」

心裏想:跟美男子睡覺,怎麼可能嫌棄。

求之不得。

雲落落躡手躡腳的上床,躺在外面。

至於瓦罐她明天早上偷偷倒就好,不然這人看見了又得尷尬半天。

兩個人並肩躺在床上,雲落落本以為自己會不習慣。

沒想到聞着夜北辰身上傳來的冷香和男子氣息,竟然很快睡著了。

估計也是太累了吧。

而夜北辰,睡意全無。

這是他們倆最近距離接觸的一次,他有些無措。

二十年,從來沒有女人靠近過他,因為傳聞他兇狠殘暴,剋死母親,被認為是個不祥的人。

雖然想爬他床的人很多,但多數帶着目的,少數人也都畏懼他。

不會像雲落落以前那樣把他不放在眼裡,也不會像現在的雲落落一樣對他很溫柔。

他們都尊他為攝政王,戰神,但他一直以來就是一個人,很孤獨。

他也從來不知道該如何跟女子相處。

雖然知道夫妻是親人,他也曾奢望會有親人,但是以前的她不承認他們是夫妻,反而很厭惡。

後來他不再期待了。

可是她今天的改變……

算了,多想無益。

夜北辰強迫自己閉上眼睛睡覺。

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的他,竟然一夜好眠。

雲落落常年生物鐘習慣,加上昨晚很早就睡了。

外面天還沒亮徹底,她就清醒了。

藉著微弱昏暗的光線,看了一眼夜北辰,見他乖乖的閉着眼睛熟睡。

雲落落扯出一個笑。

真乖。

雲落落小心翼翼的起床,倒了瓦罐,才洗漱。

然後站在院子里看着透風的屋子。

這院子不大,只有三間土坯房,一間正屋,一間廚房,還有一個漏頂的雜物間。

家裡沒有半點吃的,已經窮的揭不開鍋了。

早飯她也不知道吃什麼。

院子里還有薺菜,但總不能就吃它吧。

雲落落看了一眼靜悄悄的正屋,她轉身出了院子,打算去附近找找吃的,現在正是秋收季節,山上應該有吃的東西吧。

她家在村子最邊上,靠近山,但村裡人通常走另一邊近路上山,所以這邊方圓幾里也只有他們一戶。

這還是村長看男主可憐才給的臨時居住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