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纏愛小逃妻》[蝕骨纏愛小逃妻] - 第10章 我一定學得會

是啊,愛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學會的。
是月積日累的。
男人菲薄的嘴唇動了動,他讓蘇星晚轉過身和他面對面。
「晚晚,那你可以等我學會怎麼去愛嗎?」
從沒有人教過他,該如何去愛。
霍爵一次又一次的在她面前放低姿態,看着她的眼神里還帶着幾分卑微的期待。
蘇星晚的手被他小心翼翼的握住,此時此刻,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的身體在微微顫抖。
她眼底氤氳着淚光,甚至還帶着幾分惶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久久得不到她的回答,男人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眼底的那抹期待也慢慢隨之消散。
他垂下眼眸,心裏一陣苦澀。
霍爵低聲輕笑一聲,像是在自嘲。
「沒事,我一定會學會的。」
只是時間問題。
再次抬起頭看向蘇星晚時,他又恢復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他抬起手摸了摸蘇星晚的臉龐,嘴角一勾,又染上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晚晚,我帶你離開這兒。」
蘇星晚眼底帶着幾分隱忍的情緒,最後卻也無可奈何的被他帶回去。
這一整晚,蘇星晚都無法入眠。
腦海里反覆的浮現出,兩年前她被霍爵囚禁的畫面。
每每想起,痛不欲生。
就是那種快要溺水而亡的感覺,真的難受得她快要窒息了。
可無論怎樣,霍爵就是不肯放過她啊。
越想越絕望,蘇星晚乾脆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霍爵醒來的時候,發現原本被他摟在懷裡的女人不知道跑去哪兒了。
「晚晚?」
他心裏咯噔了一下,立刻從床上下來。
光着腳就往門口的方向跑去。
「晚晚!」
霍爵像是發瘋一樣從樓上跑下來。
江伯看到他光着腳丫,滿臉焦急的跑下來。
他立刻放下手中端着的東西,趕緊迎了上去。
「少爺!」
「晚晚呢?她人去哪兒了?」
霍爵用力的抓着管家的胳膊,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