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纏愛小逃妻》[蝕骨纏愛小逃妻] - 第4章 霍爵你想幹嘛?

被男人摸過的地方,蘇星晚覺得有些涼颼颼的。
她從床上下來,忍着背上的疼痛,進浴室洗澡。
客廳內。
男人翹着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他修長而又骨節分明的手中拿着一杯猩紅的紅酒輕輕的搖晃着。
「爵爺,這是您讓我去凱德醫生哪裡拿的藥水。」
高晗把一個裝着藥水的小箱子放在茶几上打開擺在了男人面前。
這一個小箱子里的葯,總共有二十四支。
這種治療狂躁症的特效藥,很難研製,因為需要很長的時間以及物力和財力。
霍爵放下酒杯,從箱子里拿出了一支藥水,狹長的眼眸眯了眯,眼底帶着幾分瀲灧的微光。
他的狂躁情緒最近這兩年發作的愈加頻繁,甚至會影響到他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因為長期用藥,他對世面上的很多治療狂躁症的藥物都產生了抗藥性。
不過這款特效藥,是他用過之後,最能快速的讓他情緒穩定的葯。
房間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響,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的男人尋聲望了過去。
他菲薄的嘴角一勾,把手裡的那支葯放了回去:「把這葯給我妥善保管,」
霍爵抬起手將襯衫上的褶皺撫平,他站起來的時候給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
畢竟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就擺在這兒。
誰能不害怕?
高晗立刻把裝着藥水的小箱子合上:「是。」
「爵爺,明天晚上回帝都的飛機已經安排好了…」
高晗雖然知道,他家爵爺現在急着要趕他出去,但是他還是要把差點給忘記的事情和霍爵說了一遍。
「知道了。」
霍爵說話的聲音有些懶懶的,他邁着大長腿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躲在門口後面的蘇星晚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了,她趕緊轉身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寶貝兒,怎麼這麼急着往浴室里躲?」霍爵一推開房間的門口就看到女人有些慌張的背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