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纏愛小逃妻》[蝕骨纏愛小逃妻] - 第6章 怎能不熟悉?

熟悉。
怎麼能夠不熟悉?
儘管心裏已經做好了建設,可是當她兩年後,再次踏入這裡時,那些讓她痛苦的回憶便又充斥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當初她被霍爵用鐵腳銬住腳踝,整日將她囚禁在這間房內。
有時候霍爵開心了,便會帶着她出門逛逛。
若是不小心惹他不高興,就會被囚禁起來。
就算給她『自由』,也是在保鏢都緊隨下,活動範圍永遠只有這個偌大的莊園。
她試過逃跑,卻一次次的被霍爵抓回來。
他的病態心理很嚴重,只能讓她留在他身邊,不允許她與外界接觸。
後來她想到了縱火來一場金蟬脫殼,好不容易才逃離這裡,沒想到時隔兩年她又回來了。
看着女人慢慢變得蒼白的臉龐,霍爵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
他抬起手給蘇星晚理了理耳邊的碎發,冷笑岑岑的問道:「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沒讓人來修理這間房嗎?」
蘇星晚垂着腦袋,並沒有回答他的話。
男人輕笑了一聲,修長的指尖輕輕挑起蘇星晚的下巴,讓她與抬起頭與自己對視。
「因為這個房間的存在,才是唯一能夠證明你存在的證據啊。」
蘇星晚不會知道,他曾在這片滿是廢墟的房間里度過多少個難熬的夜晚。
「霍爵你就是一個瘋子!」
為了讓她留下,而費盡了心思和手段的瘋子!
蘇星晚的眼眶有些紅,身體還在微微的顫抖着。
「是啊,我的確就是一個瘋子。」
霍爵彎下腰湊到她面前,黑色的眼眸里滿是瘋狂陰翳的盯着蘇星晚。
「所以我才會守着這個房間,一守就是兩年!」
不知道是霍爵說話的語氣太重了,還是因為蘇星晚想到了以前的種種。
她的眼神里多了幾分叫做惶恐的東西。
看到她眼底的惶恐,霍爵抿了抿唇,努力的平復着情緒。
過了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