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纏愛小逃妻》[蝕骨纏愛小逃妻] - 第9章 你能不能教教我

犬舍內。
裏面的光線很暗。
而且空氣中還瀰漫著一絲血腥味兒。
房頂上開了一個小小的天窗,有陽光從前面照進來,映在趴在地上睡着的藏獒身上。
蘇星晚不小心撞到旁邊的碗,原本趴着地上睡覺的藏獒突然醒過來,看到蘇星晚站在自己的碗旁邊。
它立刻站起來甩了甩自己的腦袋,衝著蘇星晚吠了一聲。
·
霍爵在犬舍門外抽了好幾支香煙,心裏有些不安與焦灼。
一陣犬吠的聲音從裏面傳來,霍爵立刻把手裡的煙蒂丟在地上抬起腳把香煙碾滅。
提心弔膽的拔腿往犬舍跑去。
正要出來的保鏢被突然跑進來的霍爵拽住衣領。
「她人呢?!」霍爵慌張的衝著保鏢大聲質問。
保鏢被他給吼得臉色蒼白,還沒來得及開口,霍爵便鬆開他,直接沖了進去。
保鏢看着男人慌張的背影,低聲開口道:「我是想說夫人把藏獒馴服了……」
「蘇星晚……」
霍爵慌慌張張的衝進來,當看到趴在地上搖着尾巴讓蘇星晚撫摸的藏獒時,他咽了咽口水。
蘇星晚摸着藏獒光滑的毛髮,溫柔的說:「你先好好吃飯,晚點我來給你處理傷口好不好?」
藏獒高興的搖了搖尾巴,大大的腦袋還往蘇星晚懷裡蹭了蹭。
霍爵原本還怕蘇星晚被藏獒傷到,當看到藏獒在她懷裡蹭來蹭去的,他直接被氣笑了。
聽到男人的笑聲,蘇星晚回頭看着站在鐵門歪的男人。
「日冕。」
男人喊了一聲,藏獒立刻汪汪汪的回應了他。
蘇星晚收回視線,繼續撫摸着藏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