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屍香》[十里屍香] - 第五章 何半瞎

  透心涼什麼感覺,以前我不知道,但現在我卻真正的感覺到了,看見了死去的許老實出現在祠堂門口,所有人的心都是哇涼哇涼的。

  「鬼啊」不知道誰大叫了一聲,然後我們六個人都一鬨而散了,我把手上的柴刀都扔掉了,拚命的跑,黑暗之中我看不見路,不知道摔了多少次。

  「砰」最後,我和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兩個人都「哎呦」一聲叫了起來。

  「遠誠,是你?」

  「是子福叔嗎」我也連忙問過去,這種情況下碰見一個人不問清楚那也太可怕了。

  對面連忙應了下來,然後打開手電筒互相照了照,可就在我們要鬆一口氣的時候,卻看見遠處有手電筒照過來,還伴隨着「啊,啊,啊」的尖叫救命聲,沒一會兒,我們就看見又有一人跑了過來了,也是跟着林子文出來的那幾個。

  「子文叔,你,你也到了」然而讓我驚恐的是,很快,跟着林子文出來的五個人,包括他自己都又聚在一起了,要知道當時受到驚嚇,大家都是慌不擇路的跑,怎麼可能這麼巧,又聚在了一起。

  「你們,你們,怎麼也在」林子文也意識到了問題,臉色比剛才又白了幾分。

  「土,土地廟」林子福手電往四周一照,頓時驚叫了起來。

  這下子大家都站不住了,林子文更是轉身就喊着「快跑」,但是我立馬抱住了他,同時大吼道「別跑,別跑,跑不掉的,特么的是鬼打牆,大家快停下」

  然而除了被我抱住的林子文,剩下四個根本不聽我的話,還是一窩蜂的四散跑了。

  「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們真跑不了,我們給許老實道歉好不好」看見林子文怒視着我,我都要哭了,這特么都什麼事啊。

  林子文沒有回答我,只是捏緊了手上的獵槍,緊張的看着四周,最終他只盯着前方不到二十米的土地廟。

  兩分鐘不到,四道手電筒的光又照了過來,不出意外的,跑掉的那四個人又回來了,看見我們,他們終於崩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嚎啕大哭起來,嘴裏罵罵咧咧的,但很快又改口了,說什麼孽都是村長造的,跟他們沒關係,求許老實放他們一馬。

  林子文聽了之後臉色鐵青,非常的難看,指着他們大罵「你們幾個孫子,特么還不如一個小輩,你們看見遠誠哭了嗎」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平時這些年自然是聽林子文的話,畢竟他們家有錢有權嘛,可現在小命都快要沒了,誰還管這麼多,一個兩個的和林子文頂嘴了,罵他哥林子龍,要不是他仗着村長的職位欺負人,哪有這種事情發生,村長家死了人那是報應,他們卻是無辜的。

  這些話氣得林子文跺腳,要不是顧忌到現在的情況,估計林子文都要上去打人了。

  「啊,啊,那邊,那邊」吵着吵着,那幾個人突然叫了起來,手一直指着土地廟的方向,我們回頭一看,看見一雙綠色的眼睛在盯着我們,發著幽光。

  「砰」林子文二話不說,直接對着那眼睛打了一槍,一下子,那雙眼睛就進了土地廟不見了。

  「不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