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屍香》[十里屍香] - 第八章 斗屍

  這幾天連續不斷的事情已經極大的鍛煉了我的膽子,要是之前,我肯定嚇得癱軟動不了,但我現在怕歸怕,但我腦子裡還能思考要怎麼脫身。

  不過我還沒想到辦法,我爸已經發現了,自從我們兩都抽籤留下來之後,我爸就心事重重的,時不時的盯着我,在他眼裡,我的安危可比他自己的重要多了。

  「遠誠,快跑」我爸爆喝一聲,手上就扔了一個東西過來,我抬頭一看,竟然是一把柴刀,嚇得我立馬縮了頭,然後就地一滾,滾到一邊去了。

  我連滾帶爬的沖了出來,回頭看了一眼,頓時傻眼了,因為在我背後那個竟然不是許老實一家中的一個,而是村長他老婆,此時肩膀上就嵌着一把柴刀,齜牙咧嘴的向我撲來。

  「卧槽,是嫂子」

  「嬸子起屍了」

  埋伏圈一下子就亂了,所有人都爬起來了,我爸衝過來拖着我跑,何半瞎也被林子文拖出來了。

  「快快快,拿繩子,捆着她」何半瞎跳着腳大叫。

  有人扔了酒瓶子砸在村長老婆身上,但被林子文阻止點火,我們這還是流行土葬,講究入土為安,輕易不會毀掉屍身。

  還好繩子也是現成的,這是為了對付許老實一家準備的,兩個人拿着一根七八米長的麻繩,一人一端,然後圍上了村長老婆,兩人不斷的交換位置轉圈,很快就把她給捆住了,然後我們七八個人一擁而上,把村長老婆給摁在了地上。

  何半瞎走上來在村長老婆身上亂摸,最後摸到了她的頭上,把頭髮扒拉開,何半瞎竟然從她頭上拔下了一根巴掌長的針,針一**,村長老婆就不動了,頓時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我們再傻也知道這是有人做了手腳。

  「誰,誰,特么到底是誰幹的」林子文臉色鐵青,在那跳腳,做手腳的這人太惡毒了,連死人也不放過。

  「村裡肯定還有別人,大家小心點」何半瞎拿出一張手帕,把那針包了起來,何半瞎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大家都拿着手電往四周亂照,人沒看見,卻看見了一雙綠油油的眼睛,頓時有人大叫了起來「許老實出現了,大家快閃開」

  我們十幾個人背靠在一起,拖着村長老婆往後退,那雙綠油油的眼睛在慢慢的靠近,我們看見,那是許老實的老婆,在慢慢的靠近過來,但是當她走到那棺材身邊的時候,一下子跳在了棺材上面,然後冷冷的盯着我們,不動了。

  「何師傅,怎麼辦,你給個主意啊」我咽着口水問何半瞎,村長老婆的出現打亂了我們的計劃,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別急,別慌,許老實還有他兒子沒出現,還不能燒了棺材,先等等看」何半瞎臉色陰沉得跟水一樣。

  於是場面就這樣僵住了,我們不動,許老實老婆也不動,兩方在對峙着。

  可沒多久,許老爹那棺材裏竟然傳出了「茲茲」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用手指甲撓牆一樣,讓人聽了非常的不舒服。

  「別怕,棺材我處理過了,貼了符的,裏面的東西肯定跑不出來的」那聲音實在是太損士氣了,何半瞎連忙大叫了起來。

  何半瞎的話我們是相信的,因為棺材裏的動靜雖然越來越大,但感覺是出不來的,他只能在棺材裏鬧一鬧。

  可才過了三分鐘不到,何半瞎倒是沉不住氣了,叫道「快,動手,找竹竿把她捅下去,用她引剩下的伏地屍出來」

  竹竿也是準備好的,我跟我爸一人拿了一根三四米長的竹竿,一左一右,向許老實老婆捅去,她只躲開了一根竹竿,但只剩下一根之後竟然沒一下子把她捅下去,反而是惹怒了她,她猛然的從棺材蓋上跳了下來,一蹦兩三米,一下子就跳到我跟前了,嚇得我把竹竿一扔就往回跑了。

  「砰」關鍵的時候,林子文開槍了,火光和槍聲把許老實老婆嚇了一大跳,轉身就跑了,躲在了棺材後面。

  「上啊」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