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屍香》[十里屍香] - 第九章 一個接着一個

  祠堂門口的敲門聲刺激着我們的神經,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全村的狗死了,第二次聽到這個聲音,村長的老爹死了,老婆死了,村長瘋了。

  現在這敲門聲對我們來說就是個催命符一樣,讓我們時刻不得安寧,生怕一閉眼,就會有什麼東西來取走我們的小命。

  我們之所以還沒精神崩潰,完全是因為有何半瞎在這,何半瞎這些年來在方圓數十里都有很大的名頭,而白天的種種措施也說明了他是有真本事的,所以我們現在全都在看着何半瞎,希望他能降住外面的東西。

  何半瞎摩挲着手上的竹竿,臉色陰沉,也許是感覺到我們的目光,但他最終卻回答道「別看着我,這種事情瞎子我也是第一次遇見,也沒什麼好的法子,這裡是你們林氏的祠堂,供奉了百年的香火,你們的列祖列宗應該會保佑你們才對」

  何半瞎的話讓我們都驚呆了,他也沒辦法,要靠祖宗保佑?
開什麼玩笑啊,要是祖宗真能保佑我們,那村長家也不會出事了。

  一時間,我們都叫了起來,懇求何半瞎,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來,膽氣泄了的林子文更是不斷開出高價,現在的他只要能解決事情,就算是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了。

  「不是我要藉機敲詐你,而是我真的沒辦法了,這次出手的人是要弄死你們全村人的」何半瞎解釋道。

  「你,你,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害死我們?
誰,你說誰啊」一聽這話,所有人的情緒都炸了,我們一直以為這件事是許老實一家做的,畢竟是村長欺負了他們,連他爹死了都不讓葬在山上,可現在按照何半瞎這說法,好像不是許老實做的。

  仔細想一下還真是,村長他爹和老婆的死還有可能是他們做的,可後來他們都上弔死了,成了伏地屍,伏地屍最多也只能要我們的命,但絕不可能讓村長他爹和老婆也屍變啊。

  「我要是知道是誰就不會在這乾等了,你們自個好好想想,到底得罪了誰,跟你們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何半瞎冷哼道。

  得罪誰?
我們所有人面面相覷,人生在世,不可能誰都不得罪的,多少都有跟人起點矛盾摩擦之類的,跟要說深仇大恨,還真沒有,除了村長欺負許老實這件事。

  「不會是高林村的人乾的吧,我們村得罪的也就只有他們了」林老三嘀咕了一句,高林村是我們隔壁的村子,村裡有一條河流到他們那邊,以前水源少,只要天氣乾旱了村裡就會把河堵起來,然後兩個村子就會幹仗,不過這十來年都風調雨順的,自然也沒那麼大的矛盾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們可以去打聽打聽,有誰還會這種神神叨叨的本事,能做成這件事的,絕對不是普通人」何半瞎搖頭說道。

  我們仔細回想了一下,還真沒這種牛人,兩個村子九成九都是莊稼漢,論種田下地那是一把好手,但要說誰會這種本事的真沒聽說過,在農村可沒什麼秘密可言,你家有什麼底細一打聽就知道了。

  「砰,砰,砰」就在我們小聲談論的時候,祠堂的大門又被敲響了,嚇得我們又聚在一起,拿刀的拿刀,死死的盯着大門口。

  就這樣盯了有五分鐘左右,敲門聲不再響起的時候,我們才放鬆了一些,看來真的是祖宗保佑,外面的東西進不來了。

  我們就這樣乾熬着,一直熬到了天亮,等天亮之後,我們才打開了祠堂的大門,可是一開門,我們就呆在那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