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 - 第2章 無證也能救人

大凶之兆!
正準備轉過頭,結果周帆一句話,瞬間把她臉都氣白了!
這平白無故的,怎麼還有好端端咒人的?
「你少胡說八道了,果然你們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些齷齪的想法!」
「胡說八道?」
周帆頓時不樂意了,「小爺我三歲便熟讀四書五經,六歲就懂七經八論……風水相術、玄門醫術,博古通今,無所不精!我會騙你?」
徐瑩瑩都氣笑了。
她見過吹牛的,但是敢吹這麼大的,她還是都一次見到。
「你怎麼不說你資產無數,打遍天下無敵手呢?」
周帆認真思索,點了點頭:「是的。」
徐瑩瑩氣得翻了個白眼,再也不說話了。
可就在這時。
遠處車廂傳來一聲驚呼。
周圍座位紛紛探着身子,起來張望。
「各位旅客們,十七號車廂目前出現了急診病患,如果您是醫護人員,請您立即前往,病人需要您的救治,謝謝!」
眼下列車高速行駛中。
徐瑩瑩聞言眸中流露出幾分同情和擔憂,但一轉頭,便見到周帆氣定神閑的坐在那裡。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徐瑩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剛才不是吹噓自己會醫術嗎?怎麼現在又不去幫忙了?」
周帆聳了聳肩:「我從不免費救人!」
徐瑩瑩氣得咬牙切齒:「不就是錢嗎?你要真有本事救人,費用我替那病人給了!」
「此話當真!」
周帆頓時來了精神。
「當然,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徐瑩瑩沒好氣道。
「行!那你就瞧好了!」
周帆起身,背着包袱就朝遠處去。
徐瑩瑩見狀也跟了上去:「我就要看看,你這牛皮是怎麼吹破的!」
兩人穿過人群,來到十七號車廂。
就見一名中年男人躺在卧鋪上,面色發青、狀若癲癇,整個人情況看上去極為糟糕。
周圍站了不少人,但都被保鏢攔在外面。
有人驚呼。
「天吶!我在新聞上見過他,這不是蘇忍冬嘛!」
周帆困惑:「蘇忍冬是誰?」
徐瑩瑩聞言也是稍顯驚訝:「蘇忍冬你居然都不知道,這可是江海市頂級富豪,他旗下的東晟集團,可是名副其實的江海市財閥。」
連徐家都不敢得罪的存在!
原本還有幾名醫護從業者,聽到蘇忍冬的名號,一時間都躊躇着不敢上前。
畢竟這種大人物,要是一個救不好,沒準還得把自己搭進去。
周圍保鏢也是心急難耐。
這時候,周帆上前:「都讓開,我能救他!」
保鏢聞言大喜過望,不過為了自己主子安全,他還是禮貌詢問:「這位先生,麻煩你出示一下行醫證件,望諒解。」
證件?
這是個什麼勞什子玩意?
見周帆一臉呆愣,保鏢心中涼了一半:「你若是醫學生的話,出示一下學生證件也行。」
周帆搖頭:「上學?小爺我還用上學?」
可這話一出。
周圍人目光頓時變得鄙夷起來。
目不識丁,也敢跑來湊熱鬧。
徐瑩瑩更是氣得推了周帆一把:「你連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