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 - 第6章 兒子,爹問你服不服?

周帆的兩言三語一出。
原本人聲鼎沸的餐廳瞬間寂靜。
無數雙眼睛朝三人注視而來。
「這什麼地方來的土包子,竟然連維西爾大廚做的牛排都嫌棄!」
「就是啊,人家維西爾可是米其林三星大廚,這傢伙怕不是鄉下來的吧?」
「你看他們這三人的打扮。」
「那公子和那小姐顯然就是上流社會的人,那土鱉一看就是第一次來!」
聽着周圍不屑的人言流語。
周帆……
冷哼一聲!
「就這?」
「我們村頭殺牛的李大爺做的下水都比這玩意好吃一千倍!」
坐在邊上的何光耀嘴中一口紅酒差點噴出來。
滿臉譏諷的看了他一眼。
「你一個土包子知道什麼?!」
他優雅的舉起刀叉。
切下一小塊剛好能入口的三分熟牛排,一臉滿足的開口:
「這可是正宗的頂級神戶H5西冷牛排。」
「加上米其林三星大廚的精心烘焙,要不因為傾雪的緣故,你這輩子恐怕連牛屁股都看不到一眼吧。」
見到這一幕的白傾雪,滿臉羞愧。
紅撲撲的臉蛋看着就像嬌羞的懷春少女一般。
她連忙拉住站起來的周帆,壓低聲音道:「你別鬧了,這東西就是這樣吃的!」
「就是這樣吃的?」
周帆忽然抬高了聲音,將牛排舉起來。
一臉驚訝的就這樣遞到白傾雪的臉上。
「就這玩意你吃嗎?」
「你敢下口嗎?」
「這不是糟蹋糧食嗎?!」
說罷。
周帆猛的將手中的牛排狠狠扔到桌子上。
眼中對周圍的食客與何光耀滿是不屑。
但他萬萬沒想到……
這麼個小小的舉動,竟掀起了餐廳中的軒然**。
「鄉下來的土包子,你知道你扔的是什麼東西嗎?」
「看你這窮酸樣,你知道不知道,一塊這玩意頂你一年的工資!」
「………」
「唉……」
白傾雪輕撫着額頭,臉色因為羞愧紅的似要滴出血來。
這傢伙,嘴不是一般的毒啊!
「呵呵!」
何光耀譏諷的笑了一下:
「我是真不知道你這土鱉怎麼說話那麼狂的。」
「要不你做個給我看看,看看你這傢伙能比三星米其林大廚做的還好吃?」
「你要是能做出那樣的好東西,本公子跪下來叫你爹!」
「行啊,讓你們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好東西!」
周帆好像賭氣一樣的大步向前,在眾人嘲弄的表情下走進了廚房。
他簡單的拿了一根大蔥和一塊牛肉,沒有任何的手法的簡單切了切。
周圍人見此,皆是譏笑連連。
「這傢伙的刀工跟狗學的吧,切的真難看!」
「就是,那麼大一塊牛排就這樣被糟蹋了,可惜了。」
「我看他就是哪裡來的一鄉下野廚子,等着看笑話就好。」
「………」
何光耀瞟了一眼便沒了興趣。
他冷眼對周邊的一個高個子黃頭髮道:
「他拿的這些東西一會讓他怎麼買單。」
「我看這窮小子拿什麼付錢!」
邊上的黃頭髮點了點頭,臉上綻放出小人得志的笑容。
他就是這家店的三星米其林大廚西維爾。
其實他早就聽到周帆在外面對他的評價了。
本想出去理論一番。
現在看來,只用等着看笑話就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