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 - 第7章 邪修老道與冤魂!

出了餐廳。
白傾雪點燃一根女士香煙,冷眼看着周帆。
他被看的有些心底發毛。
「你這樣看着我幹嘛?莫非…是愛上我了?」
徐徐突出一口香煙,白傾雪沒有再理會厚顏無恥的周帆。
只是,今天周帆在餐廳的表現,讓她的心中多了一絲絲不一樣的感覺。
……
一路的飛馳。
時間久到周帆都在車上睡了一覺,睜開眼時已是傍晚。
白傾雪將跑車停靠在一棟高檔別墅的門口。
「下車!」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一些洗漱用品從後備箱拿出來。
「你今天就先住在這裡吧,明天一早爺爺會派人來接你。」
說完。
她毫無留戀的轉身就走,冰冷的身影看起來有幾分無情。
「真是的,又不退婚又不和我睡,當我是什麼啊……」
周帆嘀咕着,慢悠悠的來到別墅區的門口。
忽然!
他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用盡全身力氣對着遠去的玫瑰色跑車大喊道:
「搞什麼啊!你倒是給我家門鑰匙啊!!」
只是可惜。
除了傍晚的微風,整個別墅區空蕩蕩的。
一回神,周帆瞧見別墅門口的一行字——白玉河別墅區。
「嗯?這名字老頭子欠條上面好像有一個……」
他嘴巴里嘟囔着。
在臨近夜晚的別墅區里,像是一隻孤魂野鬼一樣的遊盪。
夜深十二點半。
白玉河A區11棟的別墅中。
一個看起來富態的男子面無血色的站在一邊。
地上滿是詭異的條紋線,散發著淡淡的紅色光芒。
「大師,你確定這個辦法能救我命嗎?」
富態男子挺着着自己的大肚子,睜大了自己的小眼睛,一邊詢問一邊四處張望。
在他的面前。
身着黃色道袍的瘦瘦男子點頭,揮舞了一下手中拂塵,淡淡的回應:
「張老闆,老夫太一真人。」
「行走江湖救世已然十一載,區區小鬼索命而已,不在話下!」
說罷,他自信一笑。
將地板上最後一行條紋畫好,起身大喊一聲。
「道極三清,唯吾得令,三界眾生,聽吾法名,速速現行!」
話語一出,地上的條紋線頓時紅光大起!
整個屋子霧氣橫飛,如同一陣狂風襲來。
所有東西開始東倒西歪、不聽使喚。
而在那條紋中間。
一閃而過幾縷黑色的氣息,正在一點點的緩緩凝聚!
「張老闆,小心了!」
那瘦個子道士大喊一聲,手中拂塵連番揮舞,嘴角卻掛上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忽然。
那地上的法陣光芒由紅轉黑,一隻猙獰的惡鬼頭顱在中間匯聚而成!
沒有絲毫猶豫。
那惡鬼只一剎那就找准了張老闆的位置,血盆大口瞬間張開,就那般直勾勾的對着他沖了過去。
見此情形,張老闆嚇的頓時癱坐在地上。
兩隻肥嘟嘟的手掌擋住自己的腦袋。
「道長,救我!」
「你不是說能救我性命嗎?救我啊!」
只是他口中喊的道只是站在那兒,冷眼看着那惡鬼步步逼近!
突兀的!
別墅的大門哄的一聲巨響,一個少年低着腦袋看着什麼東西。
「張……張威?」
「張威是住在這裡嗎?」
他慢悠悠說道。
「我在外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