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師命難違,我下山退婚] - 第9章 大地方就是好啊

「哥哥我錯了!」
「哥哥我錯了!」
「哥哥我錯了!」
「……」
白玉河別墅區的業主今天都感覺奇怪。
不知道為什麼,這大半夜的,外面竟有小女孩的道歉聲音。
這可是在這座富人區很少見的事情。
不過一想,可能是誰家小孩晚上調皮搗蛋被懲罰了而已。
所以也不計較了。
而在人工湖旁的小樹林中。
周帆捂着腦袋。
一邊齜牙咧嘴的給腦袋上的包上紅藥水,一邊大聲喊道:
「再給我叫三百聲!」
「奶奶的,和小爺玩偷襲?」
而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下。
一名白鬍子老人家頂着滿頭的大包和兩個青黑色的眼眶。
一臉笑意的和身旁的一個女孩對話。
他的眼睛時不時的看向周帆這邊。
看到小女孩的時候總是浮現一抹心疼。
眼瞧着這個模樣,老者邊上的少女連忙對周帆說道:
「行了周帆,你就原諒彤彤這一次吧。」
老者也跟在一邊附和道:
「就是啊小兄弟,這件事確實也是一個誤會。」
他這才算是明白了。
眼前這個年輕小子看着沒多大,但一定是一個橫練的練家子。
剛剛動手的時候,那幾拳出手的動作,饒是他這個習武幾十年的老傢伙都沒看清楚!
周帆嘴巴嘀咕了兩下,沒發出聲音,算是默認了。
小姑娘立刻愉悅的跑到老者的身邊。
躲在身後擠眉弄眼的擺出一個白眼,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少女歉意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周帆。
好在後者並未理會。
老者和小姑娘款步離開,周帆這才開口道:「今天全是看你面子了!」
「不然小爺左一個青龍刀,右一個二踢腳,包管這爺孫倆在這痛哭流涕、重新做人!」
少女轉過頭笑了一下,依稀透着面紗。
原來,是那天在車上遇到的女孩徐瑩瑩。
「我們周大醫聖宅心仁厚的,自然不會和一個老人家較勁啦。」
周帆沒有搭理她這句話,反而看向她的衣着。
一份粉色的睡衣盡顯俏皮的可愛感。
「徐大小姐晚上穿這身出門啊,怕不是準備夜跑吧?」
徐瑩瑩隱晦的低下頭。
剛想要解釋什麼,忽然不遠處盡跑出一堆人來。
領頭的傢伙穿着一身騷包的粉色西裝,一頭嬉皮的頭髮看起來十分的異類。
正手捧着一大束玫瑰,三步一轉圈的向兩人走來。
一看見徐瑩瑩,那傢伙直接一個單膝下跪。
比何光耀直接的多,伸手就要吻在她的手背上。
還好徐瑩瑩躲閃及時,不然就周帆看來,晚一秒,那手上估計都是口水。
「瑩瑩,你怎麼就感受不到我的愛呢?」
「我願意為你,為你上刀山下火海。」
「為你五洋捉鱉,為你在貝克里昂的影月中誕生新的美妙樂章。」
粉色西裝男一邊起身,一邊一臉惆悵的望着月亮。
語氣中帶着幾分悲涼,和對愛情的失望。
要不是那一身奇形怪狀的服裝,估計十個女孩聽到八個都得吐。
剩下兩個當場動手!
忽然,西裝男猛的一拉徐瑩瑩,自以為深情的說道:
「答應我的愛吧。」
「瑩瑩,我會為你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