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病嬌》[史上第一病嬌] - 第3章 唐怡的告白

青州學府是整個青州城最大也是最有實力的學府,青州學府分兩院,文院和武院。

文院教習儒學為本,為朝廷輸送無數文官人才,能夠成功從文院畢業的話,至少也能混個舉人!

武院以習武為主,武院風氣彪悍,規則殘酷,弱肉強食,能從武院畢業的,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想從兩院成功畢業,那難度也是非同小可,幾乎每年都有一成的人會被淘汰。為了刺激學員的競爭力,學府還製作出了「文榜」和「武榜」。

文院和武院的學員互相看不起對方,文院學員嘲笑武院學員只是一群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野蠻人。武院學員則諷刺文院學員是一群書獃子,除了會寫文章和打嘴炮一無是處。

青州武學府分九個班,越靠前的班整體實力越強,反之越靠後的班實力越弱。

王茗所在的便是第七個班,倒不是因為他弱,而是在他在入門考核時剛好生病了,身體狀態十分糟糕,渾身上下使不上勁。不過即使如此,他的入門考核成績也是班內第三名。

王茗也樂得如此,剛好他也是一個喜歡低調的人。於是王茗就用着「寧做雞頭,不做鳳尾」來安慰自己。

「茗哥,」此時,一個瘦瘦黑黑的小個子學員走了過來,將一封信交給王茗,低聲說道:「是唐怡說讓我交給你的。」

小個子學員名叫韓石,家境貧寒,武考成績也墊底,樣貌也不出眾,所以在第七班裡也一直是處於『底層』狀態,平時經常受同門的欺壓。

不過後來主動找到王茗,想認他做大哥,讓王茗當自己的靠山。他認為王茗實力優秀,家庭背景深厚,而且性格隨和,給他當小弟是絕對不虧的。

王茗也同意了,韓石有了一個後盾,他也多了一個可以跑腿的小弟,正好雙贏。

王茗將信封打開,字體娟秀,裏面寫着兩行字:等上午修習結束,我在未央樹下等你。

「你確定這是唐怡給我的?」王茗質問道,韓石堅定的點點頭。

王茗不禁向唐怡看去,唐怡長相秀美,溫柔大方,在第七班素有班花之名,她會寫這種信給我?王茗對這封信保持着懷疑態度。

唐怡本來正在和朋友聊天,似乎察覺到有人看她,也別過頭來,正好對上王茗的目光,她沖王茗笑笑。

這可把同班的蕭逸河鬱悶壞了。他是第七班的班首,心氣高傲,入門考核成績也是第七班的第一名。剛來這個班的時候,蕭逸河就喜歡上了溫柔漂亮的唐怡,現在看兩人眉來眼去,自然十分不爽。

上午的修習簡單而無聊,很快便結束了。唐怡衝著王茗眨眨眼,王茗點了點頭,和她一起走去了未央樹下。

唐怡主動約人是很罕見的,班上很多人都跟過去湊熱鬧。蕭逸河臉色陰沉,緊握拳頭,也跟了過去。

未央樹,立於青州武學府武場的正**,樹高30丈,樹寬30尺,有數千年的歷史,據說是武院第一任院長在此栽種的樹,乃武院的鎮院神樹。不過後來被學員當做了姻緣樹,無數人有情人在此告白成功!

少女立於未央樹下,一襲青絲如瀑布般散於雙肩,顯得亭亭玉立。她手上不知從何時多出一簇紫薇花,臉上帶着羞紅,緊張的對着面前的白衣少年,說道:「請你收下!」

圍觀群眾頓時炸開了鍋,要知道,在這個世界女孩送男孩紫薇花,那就意味着告白,而且是以結婚為目的的告白!如果男孩接受紫薇花,就意味着同意,反正則是意味着拒絕。

「唐怡竟然表白了!她不是說過她對戀愛不感興趣嗎?」

「對呀,當時很多人追求她呢,但都被他拒絕了!」吃瓜路人開始竊竊私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