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病嬌》[史上第一病嬌] - 第4章 初露鋒芒

「說實話,有時候我真不想打擊你。」王茗眯着眼睛說道,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你的這種威脅影響不到我半點,但我還是決定給你嘗點苦頭。」

對王茗而言,韓石雖然只是他的小弟,但他也不會讓韓石任人欺負。而且兩世為人的經驗告訴王茗,像蕭逸河這種人,你越是忍讓,他越是會得寸進尺。

「好!那明日午時,我在武場等你!」蕭逸河怒極反笑。

「不用了,就今天……吧。」王茗道。說罷,便自顧自的向武場走去,蕭逸河見之也跟了上去。

在青州學府武院有着一個規矩,當兩人發生矛盾時,教習一般都不會來調解,而是會讓你們自己解決。至於怎麼解決,要麼其中一方老老實實忍着,要麼,打一架就好了。在武院,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將弱肉強食的道理活靈活現都展現出來。

院內比武可以赤手空拳,也不限制使用武器,但同門之間切磋,點到為止。

兩人來到了學院的武場,各自站立於武場兩方。

王茗一桿銀色長槍在手,神色如常,英姿颯爽。蕭逸河緊握一把重劍,傲然屹立。

兩人的比武,也引來了全班同學來觀戰,班首和班第三切磋,在第七班可是大事。就連其他班,也來了不少人觀看。

「誒你說,他們兩個誰更強啊?」眾人開始津津樂道起來。

「不好說啊,這個真不好說。」

「喂你小子別打謎語啊!」

「理論的是姓蕭的厲害一些,畢竟上次武考成績高些,但畢竟都過去那麼久了,所以現在真說不準。而且王茗修練的是王家最頂尖的時候武學:《盤龍槍法》,姓蕭的想贏可沒那麼容易。」

「盤龍槍法的修鍊難度可不低,也不知道他練到第幾層了?」

「對呀,現在什麼情況都不清楚,所以這次武鬥才變得有懸念呀!」

「……」

對於旁觀者的竊竊私語,蕭逸河顯得有些緊張。畢竟這場比武是自己挑起的,如果輸了,那就太沒面子了!

反觀王茗一臉平靜,蕭逸河心中忍不住暗道:「裝什麼呢?」不過想到自己在半個月前突破到了外門後期,內心也稍稍有些底氣。

在這個世界,武者戰力分為外門武者、內門武者、後天武者和先天武者。

而每個等級又分前期、中期、後期和大圓滿。

而蕭逸河外門後期的實力,在同齡人之中也算的上是佼佼者。

「開始吧。」隨着裁判的一聲令下,蕭逸河正準備動手,突然間,一點寒芒先到,一桿長槍以極快的速度向他刺來。蕭逸河大驚,急忙挪開身位,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那道攻擊。

「好快!」蕭逸河暗暗叫苦,可緊着,那道寒芒又突刺過來,槍尖離蕭逸河僅在咫尺之間。蕭逸河迅速將重劍擋於身前,才堪堪將王茗的攻擊擋下。

王茗用的正是盤龍槍法第一式——瞬步。

王茗笑了,「有兩下子嘛!」接着,他轉換攻勢,舞動長槍,向蕭逸河側劈而來。蕭逸河咬牙用重劍將其擋住,『鐺∽』,長槍劈在重劍上發出重重的響聲。

在蕭逸河剛鬆一口氣時,王茗那如暴雨般的攻勢再次攻了過來,蕭逸河只能不斷躲閃。王茗不僅速度很快,出槍的力道也很大,在他的進攻下,蕭逸河根本沒有一點反擊的機會。

而且在持久戰中,長槍對重劍的優勢也體現出來了,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將蕭逸河打的叫苦不迭。

本來眾人以為勢均力敵的戰鬥,在此時竟呈現出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