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病嬌》[史上第一病嬌] - 第7章 神秘珠子

天空中的戰鬥愈發激烈,打鬥的餘波不時會落在躲在深草之中的王茗身上。

王茗叫苦不迭,有些後悔,自己沒事跑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看星星幹嘛?

他只能暗暗祈禱,希望兩人的戰鬥儘快結束,到時候他也好溜之大吉。

……

青州王府

原本王鴻之正端坐在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突然間,他似乎感受到了什麼,虎軀猛然一震,虎目怒睜而開。

「怎麼了?」旁邊的夫人發現異常,關切問道。

王鴻之沉默片刻,回道:「後山之上,多出了兩道強大的氣息,而且似乎在爆發鬥爭。」他的語氣中帶着一絲擔憂:「茗兒還在那裡,也不知道有沒有和他們發生衝突?」

夫人聞言大驚失色,急道:「那老爺你要去看看嗎?」

王鴻之點點頭,起身而出。

青州城出現了兩道陌生先天境強者的氣息,王鴻之作為青州城第一武者,於公於私,他都不能坐視不管。

連雲山後山

天空中兩人的戰鬥也接近尾聲,唐岳雖然精通多門暗器,但在常沢的強大攻勢下還是節節敗退。

此時的他沒了剛開始時的氣定神閑,不斷的喘着粗氣,臉上滿是血污,身上的青色道袍在現在也變得破爛不堪。

「師兄,你沒有退路了,交出至寶,留你全屍!」常沢舞動長劍,寒聲道。

他此刻也有些狼狽,原本整潔的白衣上,現在也多出數道傷痕。

唐岳神色一凜,兇惡的看向常沢,隨即慘笑一聲,他從身上取出一顆淡白色的珠子,常沢看見珠子,眼色變得狂熱起來。

唐岳望向常沢,憎恨的道:「師弟啊師弟,既然不顧同門之情非要趕盡殺絕!那這至寶,我得不到,誰也別想得到!」

說罷,他將珠子擲向地面,緊接着又扔出三個能量球砸向珠子。

「不!」常沢慘叫一聲,隨着『轟——』的一聲巨響,珠子被不知炸向何處。

趁常沢愣神的功夫,唐岳迅速催動真氣,逃向遠方。

常沢望了望唐岳逃跑的身影,猶豫片刻,還是沒有追去。因為他不相信,此等至寶,會在一次爆炸中損壞,所以,他決定留在此處繼續尋找。

「唔——」,王茗倒吸一口涼氣,身上的劇痛讓他不禁齜牙咧嘴。好巧不巧,剛才唐岳投擲能量球的地方正是王茗的藏身之處。

三顆能量球的爆炸能量差點讓他昏死過去,撕心裂肺的劇痛使得他冷汗淋漓,但王茗不敢發出絲毫聲音,因為空中的常沢還未離去,還在不停的搜索。

今天真是霉運當頭,賊老天,你這是想讓我死啊!劇痛中,王茗忍不住暗罵,突然他的手好像碰到了一個球體,球體只有掌心大小,圓潤堅硬。

王茗輕輕的摸索着,這好像是一顆珠子。

「難道是他們掉落的至寶?」王茗暗想,輕輕的將珠子壓在自己身下,接着強忍着劇痛,屏住呼吸,將氣息壓到最小。

由於他藏在深草之中,所以極難被發現。

空中常沢花了不少時間,還是沒有發現珠子,這不禁讓他感到有點煩躁。

而且就在剛才,他感受到一道截然不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