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病嬌》[史上第一病嬌] - 第8章 劫後餘生

不知過了多久……

王茗緩緩睜開雙眼,卻被血液模糊了視線。

原先皮開肉綻的身體沒了之前劇痛感覺,反而渾身上下充滿一股**感。

熾熱的陽光將王茗的雙眸刺的睜不開,身旁的環境的此時也變得一片狼藉。

被火焰焚燒過的山林,現在只剩下一片焦土和一層灰燼,以及多棵被燒的遍體鱗傷的焦樹。

靜緩許久,王茗才調整過來。他緩緩睜開雙眸,在經歷過一場生死之劫後,他的雙眸變得前所未有的澄澈。

此刻他驚喜他發現,雖然他現在衣衫襤褸,全身上下遍布血污,但他身上的所有傷勢在此刻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有一個神醫來治療過他一般。

不過王茗可不相信在這荒郊野外的會有神醫,可自己的傷勢無緣無故就好了,那肯定是有一些外物原因。

王茗站起身來,稍微活動了一下筋骨,思忖片刻,取出那顆淡白色的珠子,「難道是這枚珠子將我的傷治好的?從那兩人口中得知此物非凡。」

「此次也是因禍得福,此等至寶落入我之手!」

「不過它該怎樣使用呢?」

王茗將珠子放在手中把玩了好一下子,可惜還是沒探究出個所以然來,

「這珠子看起來平平無奇,難得要用真氣才能催動?不過想擁有真氣我必須得突破後天之境才行,可是在沒有沒有真氣的情況下這珠子又是如何治好我的傷的?怪哉!」王茗暗道。

「你手上拿着什麼?好玩嗎?」一道中年男人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突如其來的聲音,饒是王茗在此刻也是汗毛乍起,頭皮發麻。

什麼人?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突然到自己身後!難道是之前的那個先天武者?可是他不是被自己老爹追走了么?他難道逃過老爹的追殺又回來了這裡?

王茗暗暗叫苦,自己現在只是內門初期,雖然在同齡人之間可稱得上是絕世天驕,可在真正強大的武者面前可不夠看的。

先天武者想弄死內門武者,那就跟碾死一隻螻蟻一樣這麼簡單,更何況他還是一個沒有武器的螻蟻。

剎那間,王茗的心中閃過無數的念頭和猜測,他以極快的思考速度想着解決之道。

現在絕不能慌張,要冷靜,冷靜,急者必敗!

「小兄弟,你怎麼一直站在那裡還不走啊?」背後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在王茗耳里卻感覺充滿了調侃之意。

王茗咬緊牙關,表情冷靜,語氣低沉:「前輩,珠子在我手中,你想要,我可以給你。」

他慢慢的站起身,動作很遲緩,將手慢慢舉起,神秘珠子也捏在手中。

識時務者為俊傑,王茗很清楚這個道理,如果他真的是那個強者,現在乖乖妥協絕對是明智之舉。

但就在這時,身後的聲音卻疑惑道:「小兄弟,你是迷路了嗎?這珠子是什麼東西?還有你為什麼要叫我前輩?」

「等等,這是……」王茗眉毛扭成一個疙瘩,他豁然轉身。

只見一位中年樵夫站立在那裡,盯着王茗,神情中充滿了疑惑。

「原來如此!」王茗莫名慶幸,心中竟出現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暗道:「看來是經過昨晚的事,導致現在壓力太大了些。」

王茗向中年樵夫抱拳道:「不瞞老哥,小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