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言》[逝言] - 第十章 小丑

  「既然言小姐是靠喝酒拿下的之前的單子,那麼就說明言小姐在喝酒上還是很有大天賦的,不過大家相識一場,我們也不願為難你,咱們就不一瓶一瓶的喝了,咱們這樣,一人就一杯,我們大家就簽合同,怎麼樣?」一個染着紅毛的男人站出來說道,這話像是為了她好,可是大家誰都明白,三十幾個人,一人一杯,和讓她直接去死有什麼區別?

  「好。」言書意知道所有人的目的,也知道自己沒有說不的權利,既然這是她們想要的結果,那她就滿足她們,她要的只是錢而已,只是錢!而!已!

  言書意拿起桌上的酒,倒了滿滿一大杯,然後說道:「大家都是朋友,我就不分先後了,我從一邊開始。」然後看向最右邊的一個男人說道:「帥哥,我敬你!」

  言書意說完,秉承着先干為敬的原則,直接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就這樣,言書意整整喝了十杯,足足兩瓶半,她實在是喝不下去了,跑到衛生間吐了個天翻地覆,吐完了,站起身,晃晃蕩盪的站到洗手台前面,看着鏡子里狼狽的自己,她說:「言書意,為了爸爸,你要加油!」

  她打開水龍頭,洗了把臉,然後轉身出了洗手間。

  「不好意思,我還能接着喝。」言書意說完,又倒了滿滿一杯酒,然後對着接下來該輪到的一個女生說道:「美女,我先干為敬。」

  說完,直接將杯里的酒全部喝了下去,可是那個女生卻並沒有喝,她說道:「言小姐還是別喝了,這邊喝邊吐的誰受的了,不如這樣吧,你表演個節目讓大家高興一下,大家高興了,這合同也就簽了。」

  聽見那個女生的話,在座的都表示贊同,畢竟她們只是想整她一下而已,而不是真想整死她,照着她那個喝法,要是再喝下去,肯定會出事的。

  言書意勾起嘴角說道:「好,只是不知道大家想讓我表演什麼節目?」

  說話的時候,言書意都是帶着笑的,只是誰也不知道這笑容背後有多苦。

  「我記得你剛上大學的時候表演的小丑就挺搞笑的,不如你再表演一次吧。」這次說話的是一個她大學時候的同學,上大學時沒少討好她,可是背地裡也沒少詆毀她,至少她就聽見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