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言》[逝言] - 第四章 當保姆

  言書意看着那扇被關上的房門,眼淚再一次的落了下來。

  好一會之後,言書意撐着身子起來,她去了書房,她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唐郁談談。

  她硬着頭皮敲了敲門,可是裏面並沒有聲音,她直接推開了房門,既然打定了主意,那就不改這麼灰溜溜的回去。

  言書意進去之後就看見坐在沙發上抽煙的唐郁,他已經洗過澡了,頭髮不再像白日那般被打理的一絲不苟,看上去有些凌亂,但是卻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帥氣,甚至還給他增添了幾分野性的美。

  言書意看着他,就是這個男人,讓她愛了十年了,她們結婚三年,他一直對她疼愛有加,雖然那些日子讓她覺得很不真實,可也沒想過有一天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些天她不是沒想過,唐郁的愛是假的,可是她就是不願意相信啊,任誰,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東西還甘願相信那是一個夢呢。

  「唐郁,你愛過我嗎?」言書意最終還是問出了這句話,因為她知道,她的夢該清醒過來了。

  唐郁抬頭,將煙蒂按滅在煙灰缸里,然後才說道:「何必還要問呢?」

  其實他的意思已經是再明顯不過了,可是言書意就是不死心,她偏偏就要博那個萬分之一,甚至幾率更低的不可能。

  就像當初她追唐郁的時候,很多人都嘲笑她,說她那樣又胖又丑的女生怎麼能追的上唐郁,可是最後唐郁不是也娶了她嗎?

  「唐郁,你愛過我嗎?」言書意又問了一遍。

  唐郁搖頭,「從未愛過!」

  答案在意料之中,可是卻超出了她的承受範圍,她努力的忍着不讓眼淚落下來,又問道:「那我們戀愛的三年,結婚的三年又算什麼?」

  唐郁又拿出了一支煙,「嘎達」的一聲,打着了打火機,然後點燃香煙,吸了一口,緩緩的吐出一串煙霧,他不知道,他沉默的這每一秒對言書意來說都像是死刑犯在等待自己的凌遲之刑。

  透過煙霧,唐郁看着言書意,然後冷漠的說道:「如若你不是言正天的女兒,我看都不會看你一眼,更不會跟你戀愛、結婚,這六年來,在你身邊的每一刻都讓我無比噁心!每天晚上,你脫了衣服躺在我身邊,我就感覺自己身邊像是躺着一頭退了毛的肥豬,你可知這六年我是如何熬過來的?」

  噁心?肥豬?言書意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你不是說你喜歡肉肉的女孩?」

  「言書意,你不是小孩子了,哄你的話你聽不出來嗎?」唐郁冷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