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言》[逝言] - 第七章 一瓶酒

  言書意上前兩步,將手裡的文件放在那個男人面前,然後說道:「林總說的可能還不夠明確,我不光是個新人,還什麼都不懂,也不會談業務,既然您想照顧我,那不如就直說,要我怎麼做才能簽這份合同?」

  「嗬喲,有點意思啊。」那人說著看向身邊的兩個朋友,三人一齊表現出很有興趣的樣子,也是,他們可是從沒見過這樣談業務的。

  「會喝酒嗎?」那人又問道。

  「基本沒喝過。」言書意說的是實話,在她看來,紅酒酸澀,白酒辛辣,啤酒撐得慌,沒一個是她喜歡的,她唯一喝過的幾次也就是結婚時的交杯酒,再就是第一次品嘗的時候抿的那一小口。

  見她這麼說,那男人將一瓶洋酒推到她面前,說道:「好,我也不為難你,幹了這瓶酒,你這個單子我簽了。」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言書意拿起那瓶五十多度的洋酒就喝了一大口,就這一口,差點沒把她嗆死,咳了好一會才停了下來。

  那男人見她這樣,又說道:「喝不了就算了,明天讓你們林總親自來找我。」

  言書意看着那瓶酒,想了想,再次拿了起來,這次,她真的豁出去了,直接一口氣幹了一整瓶,瓶子放下之後,她說:「請您簽字。」

  而此刻,對面的三個男人已經看得傻了眼,直到言書意說話才反應過來。

  「我簽,我必須簽。」那個男人拿過筆,在合同上幾筆就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將合同遞給了言書意。

  言書意接過合同,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

  她之所以會感謝他,一是因為他說話算話給她簽了合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第一單給了她堅持下去的勇氣。

  言書意將合同遞給錢玉嬌,「拿好。」

  言書意的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像是泥一樣軟了下去,還好錢玉嬌及時扶了她一把,不然一定重重的摔一跤。

  言書意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醫院裏了,她感覺胸腔就像是有火再燒一樣,嗓子也難受的厲害。

  「水。」她說出一個字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嗓子幾乎啞的發不出音。

  錢玉嬌聽見聲音才發現言書意已經醒了,趕緊上前給她倒了杯水,然後小心的讓她小口小口的咽下去。

  錢玉嬌是公司安排來照顧她的,她住了三天院,外邊的世界已經天翻地覆,在豐城,再也沒有言意盛世,有的是剛一亮相就讓所有企業都望塵莫及的唐氏集團,唐郁一夜之間就成了豐城上流社會炙手可熱人物。

  這三天,唐郁沒有來看過她一眼,也沒有來問過她一句,但是關於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