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相公是皇帝》[失憶相公是皇帝] - 第2章

慕榕在床前守了好幾個時辰,眼瞧着落日西斜,天都快黑了,老人卻依舊雙目緊閉,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
「怎麼還不醒啊?
那麼大一碗薑湯,一點作用都沒有嗎?」
慕榕起身走到老人跟前,伸手在她額頭上探了探,卻只觸到了一片滾燙。
她盯着老人蠟黃中透着灰青的臉,不由陷入絕望。
「咳咳咳……」 可就在這時候,慕榕卻忽然聽見頭頂傳來一陣微弱的咳嗽聲。
「醒啦?
果然老天爺還是有眼的!」
慕榕聞聲猛地抬起頭,見老人不知何時已經蘇醒。
只是喉嚨里像堵了濃痰似的,正不停咳嗽。
她不由喜出望外,連忙起身從爐子上抄起水壺,四平八穩地將剩下的薑湯一股腦倒出來,一手端着,一手將老人扶起。
奶奶,您再喝些薑湯吧,喝了能好些!」
慕榕用身子支撐着老人坐起,一面說著,一面小心翼翼將薑湯餵給老人。
「榕兒,苦了你了,都怪奶奶不中用,讓你受了這麼多的苦!」
老人咽下一口薑湯,又抬起頭去直勾勾盯着慕榕,聲音嘶啞虛弱,每擠出一個字都無比艱難。
話音還未落,渾濁的淚滴便不停地從眼角淌落,看得人揪心不已。
「奶奶,您別說了,先喝葯吧,喝了葯身子才能好。」
看着懷裡形容枯槁,垂死掙扎的老人,慕榕的心像是被針尖狠狠戳了一下似的,止不住的酸澀,便又忍不住小聲勸道。
而且她彷彿瞬間受到了某種血脈相連的感召一般,略顯稚嫩的聲音里,莫名帶了一絲哭腔…… 喂完薑湯,慕榕還是放心不下,又打來涼水為老人冷敷,一直折騰到天亮,老人的高燒才總算退下去些。
見狀,慕榕終於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拖着疲憊的身子爬上炕頭,打算好好歇歇。
可又像想起什麼似的,狠狠皺起眉頭,緊接着又連忙翻身下床。
只見她三步並作兩步奔到牆角,猶豫片刻,終於還是彎腰撿起剩下的生薑塊兒,捂在懷裡,快步踏出門去。
老人的燒雖說稍稍退了些,可她病得極重,若是再不請大夫看診開藥,必定會有所反覆。
可家裡窮得叮噹響,除了破破爛爛的炕頭和寥寥可數的幾件舊得不能再舊的鍋碗瓢盆,便只剩下了四面岌岌可危的土牆。
所以除了昨天自個兒挖回來的那幾塊生薑,慕榕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可以用來換錢?
雖說這兒的人都把生薑當做毒物,但只要能證明它的藥性效用,多多少少也能換幾個錢。
有了錢便能請來郎中,如此,也算是為原身的奶奶博得了一線生機。
「大夫,我拿這些生薑給同您換一副葯可以嗎?
我奶奶了風寒,已經下不來床了。」
慕榕捧着生薑在一家藥鋪前駐足良久,幾番猶豫之下還是硬着頭皮走了進去,徑直奔向坐堂的大夫。
聲音雖然稚嫩嘶啞,語調卻極為成熟,儼然大人一般。
正在替病人寫方子的郎中聽聲抬了抬眼皮兒。
見是個穿得破破爛爛,面黃肌瘦的小丫頭,又瞥了一眼她懷裡的東西,瞬間便沒了好臉色。
「去去去,小叫花子搗什麼亂?」
大夫皺着眉頭,不耐煩地沖她揮了揮手,像趕蒼蠅似的想要將她趕走。
慕榕雖然早已料到會是如此,卻又不甘心。
「大夫,這生薑能治風寒,是很好的藥材,您就收下吧,我奶奶當真病得很重,若是再請不到大夫看病的話,就活不成了。」
慕榕仰着頭故意哀求似地說道,說著又小心翼翼地將生薑捧過頭頂,在郎中眼前直晃悠。
她如今這副身子是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兒,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