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的甜妻會種田》[首輔的甜妻會種田] - 第1章 重生

第一章重生平日里冷清的村頭現在熙熙攘攘,幾乎是全村的人到了,還有鄰村的人跑來湊熱鬧。
竇村,四面環山,一條大河擦着竇村的腳底呼嘯而過,村裡人多以種田養桑,捕魚打獵,自給自足為生。
村頭是村裡平日用來宣布大事所用的場所,一條數十尺寬的大河從村頭洶湧而過,常年都有人從這裡失足落水,轉眼間就不見了人影,打撈救人的時候總要去下游幾十里外撈人,運氣好的話,救上來還有一口氣。
打死她,臭不要臉的女人!」
就是,該,讓村長給她浸豬籠,不知羞恥,毫不檢點,簡直敗壞了我們村的風氣!
丟臉丟到了鄰村去了!」
竇家怎麼出了這麼一個不要臉的賤貨!
上次我還看見她勾引我家男人,真是……」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一時不忍心收留他們兄妹兩,喂出兩匹白眼狼!」
……人群爆發出一陣陣的嘈雜的叫罵聲,令人聞之忍不住義憤填膺,恨不得手撕了這個敗壞村名的千年禍害為好。
被人群圍在**的是一個模樣凄慘的人」,或許早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
污濁的黑水從木蔻婧身上一滴一滴的往下淌,頭髮也髒的看不出原有的秀麗光澤,只是如雜草一般濕噠噠的搭在面前,遮住眼前這群人醜惡的嘴臉。
她只是低垂着頭,白色的裡衣上邊血跡斑斑,污漬東一塊西一塊,有的地方已經被撕扯壞了,露出一小塊白皙的肌膚——上邊不是掐痕就是竹鞭抽打過的痕迹。
終於要結束了。
木蔻婧被縛住雙手雙腿,冷眼看着那群人哼哧哼哧」的把山上的石塊搬下來綁在竹籠上。
這是連夜做的竹籠,上邊還有竹子的清香,鋒利的竹邊在她的手臂上、腿上、脖頸上割了好多細小的傷口,竹子那細小的毛刺**皮膚,疼的鑽心。
那天晚上我起夜的時候發現我家老頭子不見了,心中正起疑呢,走出門就看見她家燈亮着。」
站在人群最前頭的村長媳婦大聲嚷嚷,像只剛下蛋的老母雞一樣耀武揚威:我走進去一看,好傢夥,三個男人在她房門口守着呢!
呸!」
各個抓耳撓腮的像個猴似的,這竇家寡婦也真是厲害,剛死了男人就這麼急不可耐。」
她自己勾搭男人也就算了,寡婦門前是非多,自己不檢點,還要勾引我們家木栓,真是氣死我了,今天不給她沉河底去,我陳金花就算是無顏面對祖宗了!」
人群聽見陳金花這番言論,立馬就炸開了鍋,開始還是小聲的議論,最後聲音越來越大,匯成了一句話:浸豬籠!
浸豬籠!」
木蔻婧看見了笑的像盛開了花一樣的陳金花,也看見了竇木栓畏畏縮縮的躲在陳金花身後,目光飄散的不敢看自己,還有竇佳青一雙眼睛紅通通的盯着自己,恨不得把她給生吞活剝了。
突然,她忍不住笑出聲來。
真好笑啊,這裡的人張口白牙,黑的說成白的,活得說成死的。
若非是自己剛過門就死了男人,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
這群人,從小把他們兄妹二人當成免費的苦力,不僅搶佔了他們原本就帶來的錢財,還剋扣用度,百般刁難。
後來大了點,哥哥便被竇三娘賣去黑窯做了苦力,自己也被竇三娘賣了」個好價錢嫁給了山裡的絕戶。
現在這群人把他們二人所有的價值都榨乾了,臨到這時還要倒打一耙,污衊起她來。
咚」的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