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墓屌絲逆襲:青梅竹馬成了繼妹》[守墓屌絲逆襲:青梅竹馬成了繼妹] - 第1章 守墓人的兒子,前世是將軍

「報~紫竹林東北角,也已淪陷!」

副帥張新良已身中數槍,心臟深深扎入一根鷹鉤箭,奄奄一息的從馬上掉落,帶來最後一個消息。

「主帥,快~走!」主帥孫域虎左手抱着副帥張新良,緩緩舉起中箭的右手,合上張新良的雙眼。

外面槍炮聲不斷,孫域虎帶領義和團最後的幾百人衝進硝煙。

1900年7月14日凌晨,一切都結束了。

孫域虎靈魂出竅,看到土壤早已成了紅褐色,上空的陰霾被硝煙和遍野焦屍籠罩,無法散開。遠處的斷枝上,掛着早已辨認不出的殘軀。

不久前還充斥在這裡的廝殺聲、呼喊聲、槍炮聲,一切消失後,卻讓此時的寂靜顯得無比猙獰。

而被打得千瘡百孔的紫竹林,見證了大清這個古老帝國,最後的精銳充滿血性的一戰。

一百年後……

海印市,

一工地邊搭建的簡易房裡,

「我終於有兒子了!我們瓦家有後了!」

瓦行和媳婦秀芳,抱着懷裡來之不易的孩子,喜極而泣。

瓦家世代以守墓為生。

可從瓦行爹那一代開始,家中人丁就逐漸稀少。

瓦行和媳婦秀芳膝下也只有2個女娃。而女娃在家族沒用,族裡規定,女娃不能守墓。

瓦行給兒子取名瓦名揚,希望兒子以後振興家族,名揚四海。

十六年後,

「不要和他做同桌,他身上一股死人味!」

「死人味,哈哈哈哈哈哈」聽到一個男生說出這話,其他幾個男生故意捏着鼻子,嫌棄地捧腹大笑。

「你們再瞎說,我就告訴許老師。」

一個扎着雙馬尾的女孩撥開一群男生。站到瓦名揚身前,臉上氣出紅暈。

「叮鈴鈴……」

聽到鈴聲,這群男生識相地回到各自座位。

「你沒事吧?別聽他們臭嘴裏吐出的屁話。」

雙馬尾女孩坐到瓦名揚旁邊,這是他的同桌,李笑笑。

李笑笑是標準的鵝蛋臉,皮膚白皙,吹彈可破。細長的丹鳳眼充滿想法,一雙玉腿纖瘦出挑,在夏日的裙擺下隱約露出。

小蠻腰似乎一手可攬,也可能是營養不良導致的。

不過有些地方已經開始發育,身上散發出清純少女獨有的荷爾蒙。

李笑笑並不是小瓦村的孩子,小瓦村是她外婆家。

「沒事,習慣了。」瓦名揚放下揉眼睛的雙手,淡淡地回復道。深邃的雙眼彷彿看透一切,卻又都在沉默中淹沒。

可惜瓦名揚生來眼睛就不太好,看東西總有些模糊。儘管個子高,為了看清黑板,許老師還是特意將瓦名揚放在第二排。

家族世代守着遠處紫竹林的墓園,生了他之後,父親又接了外活-搬運屍體。

所以那些男生也沒說錯。

瓦名揚經常看到父親清晨回來時滿身血。

很小的時候他會被嚇到,後來他也會幫母親一起,洗凈父親沾血的衣服,所以他的手上也沾了很多人的血。

許老師拿着戒尺和書本走進來,叫瓦名揚把作業發下去,話語打斷了瓦名揚的思緒。

「卷子也發下去,沒及格的,自覺來前面領獎勵。」許老師已經六十歲了,一米八的身高顯得很有精神。

他是學校最嚴格的老教師,也是學校的校長。

小瓦村大部分村民都是許老師的學生。

「第一名瓦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