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墓屌絲逆襲:青梅竹馬成了繼妹》[守墓屌絲逆襲:青梅竹馬成了繼妹] - 第2章 主帥,不可給小人下跪

「名揚,爹之前教你的守墓規矩還記得吧?」瓦行把兩個雞腿都夾到瓦名揚碗里。

今天,瓦行比之前回來的都早,和媳婦秀芳早早開始殺雞做飯。

大姐瓦荷半年前晉陞為村裡棉花廠小隊長,也安排完活,早早回來了。

自從父親接了外活,家裡重要日子就會開次葷。而今天是提前半個月,給瓦名揚過十六歲生日。

下周瓦行要去外地接活,需要瓦名揚去紫竹林替他守一周墓。所以要趁瓦名揚明天開始放暑假,先練手一周。

「嗯。」瓦名揚把雞腿上的肉撕下,分給媽媽和兩個姐姐,剩在雞腿上的一點,他遞到父親碗里。

「他娘,去祠堂拿那瓶酒來。」瓦行又把雞腿遞迴瓦名揚碗里,看着媳婦秀芳說道。

大姐和二姐顧着吃肉,只有瓦名揚發覺父母神色不太對。

往年的生日,也不似這次嚴肅。

「去呀!這是傳了幾百年的規矩。」瓦行見母親不動,嘆了聲氣,咂了嘴剛夾肉的筷子,自顧自去了偏屋。

所謂的祠堂,是家裡唯一的平房。其他幾間房子,還是土屋。

「名揚,你要記着,墓地里如果有人問路一定不能搭話,有人叫你名字一定不能理!害怕就往家跑,還有娘昨天在寺里給你~」母親秀芳的話還沒說完,父親已經抱着罈子踩上了門檻,母親趕緊安靜下來。

「行了,瓦家兒子哪來這些說辭,什麼都不用怕!想當年,老子在你這個年齡,已經跟着你爺爺守了兩年墓了。」罈子開了口,瓦行嘴裏吐出些酒氣。

「爹,我知道怎麼做。」瓦名揚又拍了拍母親的手,淺淺的笑着。

瓦行給瓦名揚倒了一碗,「其他流程就不搞了,一口喝了。」

大姐瓦荷和二姐瓦鷗一臉羨慕,盯着瓦名揚的鼓動的喉結,也不自覺咽了咽口水。卻不知道這用龜和公雞眼睛泡了幾百年的黃酒多難喝。

瓦名揚喝完就開始暈乎,半夜有些想吐。聽到祠堂里傳來父母爭執的聲音。只聽到母親哭聲中一句:「你真的要他去嗎?祖宗會怪你的。」可他太難受了,後面的事情不記得了。

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迷迷糊糊醒來。

「你醒啦~對了,爹讓你醒了去紫竹林找他。」二姐瓦鷗看到睜開眼的瓦名揚,嚇得咣當一聲合上瓦名揚放衣服的木匣,準備跑出去。

木匣裏面還放着昨天父親給的兩塊錢。也是他的出征費。

「放下。」瓦鷗被揭穿,氣憤的丟出一塊錢就跑了。

「母親讓你放的符,你塞名揚身上了嗎?」瓦名揚在屋裡,聽到大門口大姐的聲音。

「根本近不了他身,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耳朵。」二姐爭辯道。

「算了,娘要是問起來,你就說塞了。名揚眼神不太好,這在守墓上也是個好事。再說他也不信這些。」大姐顯然不知道二姐還多幹了件事,不過好在大姐了解瓦名揚,向來不信鬼神,更不喜歡符貼這些。

外面晴空萬里。瓦名揚打了盆清涼的井水洗漱,順便沖了頭,瞬間清醒過來。

拿出床下昨天就準備好的鏡子和蠟燭,到灶上裝了兩個饅頭,拿上水瓶,跑向紫竹林。

晚霞還火紅的時候,瓦名揚終於跑到了紫竹林。

這不是他第一次來,但每次靠近這裡,他身上就有種灼燒感和強烈的痛感,所以給父親送飯的幾次,都只在門口等他。

他正猶豫着,父親瓦行從深處晃悠出來,可能也是着急兒子還沒來。父子倆正好在門口碰頭。

「害怕了?」瓦行拍了拍瓦名揚肩膀。

「不怕。」話音沒落,父親已經拉着他走進去。

「一百多年前,還是清朝的時候,有三個國家入侵,紫竹林那時候還被奪取,成為租界,後來孫將軍帶領2000多精銳士兵,和敵人殊死搏鬥,雖然失敗告終,但也讓外國佬看到了咱們將士的英勇。當時的場面啊,用血流成河形容都是太淺了。」父親瓦行說到這裡,眼角淚光閃爍。

「那最後呢?」瓦名揚問。

「哪還有最後,都死光了,燒光了。可惜啊,那麼多的英靈,再也沒辦法回家。」瓦行深深嘆了口氣。

「所以,瓦家世代守着的,就是那些英靈。」瓦名揚看向父親,父親深深地點了點頭。

「他們誓死保護着這裡,能守着他們,是瓦家的榮譽。」瓦名揚似乎在告訴父親,也好像是自言自語。

瓦行帶瓦名揚到平時睡覺的屋子,告訴瓦名揚這一周,白天不用來,晚上七點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