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墓屌絲逆襲:青梅竹馬成了繼妹》[守墓屌絲逆襲:青梅竹馬成了繼妹] - 第3章 大師改名

瓦名揚好像陷入了一場夢。又好像成為孤魂野鬼般輕飄飄。他看到燦爛的霞光,於是飄過去。

「主帥,快~走!」

一男子彷彿靶子,被打出若干的洞。一根箭從後背穿進心臟位置。

「新良!」另一男子身披盔甲,胳膊上扎着一根箭,血汩汩而出。抱着剛才的男人,悲痛的怒吼着他的名字。

瓦名揚飄到前面,想一看究竟。

被射穿心臟的男子竟是墓地的副帥!

而怒吼着的男人,十分眼熟。卻又好像從沒見過。

瓦名揚看到盤旋着的禿鷲,撲到還沒有完全被沙石掩埋的屍體上,千瘡百孔的屍體鮮血無法凝固,而那斷了的長槍,卻依然緊緊握在手中。

「名揚~」

瓦名揚終於被喚醒,無力的睜開一點眼睛,「娘~」

他發現聲音已經變了,嗓子無比的干,像是吃了一個沙漠。

「不要說話,好孩子。衛生所劉醫生看過了,你是發燒了。吃完葯再睡一覺就好了。」秀芳抹着眼淚,輕輕摩挲着瓦名揚的臉。

「水~」聽到瓦名揚終於要喝水了,大姐和二姐趕緊遞過來。

瓦名揚看到兩個姐姐也哭成了淚人。

他急迫地喝下一大口,卻全吐了出來。好像被曬了很久的水泥地,突然下了傾盆大雨,水泥地滋滋直響。瓦名揚的嗓子也是一樣。

母親總是落淚,父親拉着她,說一起出去辦事。

兩個姐姐守在瓦名揚面前。

「名揚,我再也不拿你零用錢了。」二姐瓦鷗的眼淚止不住的掉。

「說什麼呢!」大姐打了下二姐,「名揚,你二姐模考成績出來了,已經考上海印一中的保送班了。這可是咱家未來的大學生!」大姐眼中既有開心,也有落寞。

二姐瓦鷗雖然心眼子多,但好在機靈古怪也用在了學習上。連許老師也多次在瓦名揚面前誇瓦鷗。

「不過上了高中,我就不能經常回來了。」二姐瓦鷗拿出錄取通知書。海印一中是海印市最好的高三預科班,用村裡的話說,進了海印一中,就是穩妥的名牌大學生。

不過小瓦村距離海印市坐車要3個多小時,這樣瓦鷗只能在學校寄宿。

「二姐你真厲害。」瓦名揚勉強着坐起來,這樣呼吸能順暢很多。

月色灑在土牆的窗戶上,連土牆上的坑窪之處,都照的十分清晰。透過窗戶可以看到遠處瓦賽家的樹上,有隻貓在舔着腳。

瓦名揚揉了揉眼睛,也發現了手上纏了紗布。再向樹上看去,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貓舌頭上的倒刺。

他掀開褥子,踩上布鞋,扶着牆跑出屋子。

「名揚~你上哪去?」瓦荷和瓦鷗驚訝道。三步並兩步的跟上去。

繁星滿天,還沒到十五,月亮就好似玉盤,玲瓏剔透,陰雲被月光化開,繾綣的如絲飄散。

土屋上的每一片瓦,都承襲着月光。

瓦名揚眨了眨眼睛,確實能看到瓦上極細的塵土。

有記憶以來,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看清月亮,星星,雲彩,以及遠處打鬧的野貓,高處樹冠的紋理,甚至微乎其微的塵埃。

眼睛的灼燒感襲來,一時之間大腦也反應不過來,瓦名揚在兩個姐姐攙扶下,回了屋子。

再醒來,天已經亮了。

眼前的世界,也明亮起來。

瓦名揚檢查了全身,除了手上的紗布仍然在,其他地方都沒有傷。他聽到外面鑼鼓聲,下床穿好布鞋準備出去看看。

站起來的瞬間,身上好像充滿了力量。昨夜難受的感覺都已消失不見。整個人像是注入了神奇的藥水,轉了轉手腕,手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勁。

剛準備開門,母親秀芳就端着水進來了。看到面色紅潤,容光煥發的兒子,有些不敢相信。怔在原地幾秒,丟下水盆跑了出去。

「他爹,大師的話真是神了!你快去看看名揚~」

聽力仍然很強,外面鍋鏟炒菜的聲音,觥籌交錯的聲音,二姐給孩子們發糖的聲音,瓦名揚知道了個大概。

剛出門,父親瓦行和大姐跑了過來,母親笑眼中閃爍着淚花跟在後面。

「爹~我沒事了。」

「沒事了,沒事就好,哪裡還難受嗎?」

「不難受,就是有點奇怪。我眼睛能看清了,很遠的東西也能看清。」

「祖宗顯靈了,大師顯靈了啊!」父親上前抱住瓦名揚。

瓦名揚怔怔的看着大姐,大姐點着頭,喜極而泣。

瓦名揚一臉疑惑,但外面的鑼鼓聲已經響起了。鄉親們都在瓦名揚家院子里吃酒席。

小瓦村有個習俗,考上海印一中預科班的家庭,都要辦酒席,這是和考上重點大學一樣的喜事。距離上一次小瓦村有孩子考上,已經過去五年了。而上一次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