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第一萌妻》[首席的第一萌妻] - 第一章 永別了,小叔叔

  高聳的大廈頂樓,一名穿着破舊、頭髮蓬亂的男人正拿着一把匕首,死死地抵在女人的脖頸上。

  沈欣黎艱難地呼吸着,身子僵硬,高昂着腦袋,生怕隨時有性命之憂而不敢輕舉妄動。

  「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我就殺了這個女人!」

  歹徒表情猙獰,惡狠狠地警告着眾人,說著,便加深了一下手上的力道,以示威脅。

  皮膚被割破的感覺。

  沈欣黎疼的忍不住「嘶」了一聲,倒吸一口涼氣,脖子滲出絲絲血跡。

  她的後背有些發涼,臉上卻是面無表情。

  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到了這種地步,她只能努力保持着冷靜,抑制心中的慌亂。

  **有些着急了,卻也只能按兵不動,示意歹徒別衝動。

  畢竟,人質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樓下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從下往上,正好可以看到歹徒挾持一個女人站在邊緣附近的背影,一陣嘩然。

  眾人議論紛紛,看熱鬧的佔了大多數。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悍馬駛了過來,熙熙攘攘的人群自覺地分開兩撥,從中間讓開了一條路。

  車門打開,修長的腿邁了出來。

  陸軒廷臉色難看,重重地關上車門,抬頭,向上看去。

  局勢很嚴峻。

  鎖着的眉頭愈發的深,雙眼閃過一絲擔心,卻又很快隱藏起來。

  周圍大被吸引了目光,驚訝地睜大了雙眸,不自覺讚歎這個男人長得可真好看!氣質顏值都是絕佳!

  陸軒廷一得到消息就連忙開車過來這裡,即便是假的,也不願意放任任何一個會讓沈欣黎置身危險的可能性。

  現在看來,不僅是真的,那個女人的生命還受到了威脅!

  穩住情緒,他轉頭,卻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和車子,略略有些不滿。

  抿緊雙唇,沉住氣,陸軒廷朝上走去。

  沈欣黎聽見聲響,吃力地轉過頭去。

  「動什麼動?不要亂動!」歹徒又是用力了幾分,惡狠狠說道。

  沈欣黎嚇了一大跳,連忙收回了視線。

  原本期待的雙眸已經落空,猶如一灘死水。

  縱使是片刻的功夫,也足夠讓她撇到,來的人並不是丈夫陸南。

  心如死灰,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她被劫持了三四個小時,陸南根本沒有來過的跡象,反倒是這個小表叔來了。

  真是可笑。

  沈欣黎低垂着眼眸,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笑。

  也對,縱使兩個人結婚兩年,那個男人愛的也不是她,又怎麼還會在乎她的生死呢?

  「都讓你別動了!」

  歹徒的呼吸很重,汗珠從他的額頭滑落到鼻翼,手上也已經是一片濕潤。

  他的語氣有幾分控制不住的氣急敗壞,又是加重了一分手上的力道。

  僵持了這麼久,他也開始着急了。

  沈欣黎被迫高高昂起腦袋,被匕首觸碰的地方隱約可以看見皮膚之下的鮮肉,傷口越來越深。

  血也越流越多,從一開始的幾滴連城串,一道道沿着光滑白皙的脖頸滑落下來。

  一名女**連忙勸阻道:「先生,你先冷靜一下,千萬別衝動。」

  歹徒咽了咽口水,「快點,給我準備一千萬!否則我就殺了這個女人!」

  「已經在準備了,你千萬別衝動,不然就什麼都沒有了。」**小心翼翼地順着話苗接下去,穩住局面。

  「不……一千萬不夠,我要一個億!我還要一輛車!」歹徒想了想,繼續說下去,「把錢都裝進車裡,你們不準跟着我,在我保證自己能安全離開後我就會放了這個女人!」

  一億?

  聽見的人都十分震驚。

  警方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籌集!

  這個歹徒的要求還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不遠處圍觀的人群竊竊私語,刻意壓低了聲音,不至於傳進歹徒的耳中。

  「這個女人不是陸家少奶奶嗎?陸家這麼有錢,拿出一個億,應該也不是難事吧?」

  「得了吧,那就是一個名頭,你不知道嗎?陸少根本不喜歡這個所謂的老婆,兩家只是商業聯姻。」

  「對啊對啊,難道你們沒發現都過這麼長時間,陸少都沒有出現嗎?**可能不第一時間通知他們嗎?」

  「沒錯,所以說,陸少恐怕並不會花這麼多錢來贖這個女人!這個人獅子大開口啊!有病嗎?想錢想瘋了?」

  ……

  **們自然也明白這一點,他們早就有人去聯繫陸南了,卻一直沒見人來。

  意思再明顯不過。

  但是對於他們而言,不管身份如何,都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並不可能將真相說出來,激怒對方。

  現下只能拖就拖了。

  「快點,我只給十分鐘,如果沒看到錢和車,我就殺了她!」

  歹徒越來越着急,**表面穩住他,暗中部署着一切,仍不敢輕舉妄動。

  雙方僵持着。

  歹徒的手心濕成一片,他突然發覺到了什麼,皺着眉頭,憤怒大喊:「你們是不是在騙我?啊?為什麼我一分錢都沒有看到?」

  橫在脖頸上的匕首愈發加深。

  歹徒徹底急了,「呸,我就知道,根本拿不到錢!那這個女人也沒用……」

  「我能答應你的所有要求。」

  先是聽見聲音,接着,陸軒廷從門口走進來,臉上的神情很淡。

  他的氣場很強大,讓人無法忽略。

  沈欣黎的神情有些複雜,沒有說話。

  歹徒這個時候的情緒很不穩定,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來人一臉,憤怒的哼了一聲,「就憑你這個小白臉?口說無憑,我怎麼相信你?」

  話是這麼說,但是歹徒為了拿到錢,也只能將信將疑,暫時放鬆了一些,沒有再繼續傷害沈欣黎。

  陸軒廷走到前面,正對着二人,「我拿自己做保證。」

  「你?」歹徒不屑道,「你算什麼東西?」

  陸軒廷微笑,「我是陸軒廷。」

  歹徒皺着眉,思索着,像是對這個名字並沒有什麼印象。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中有人驚訝地喊了出來,「啊,他就是陸軒廷?真的是本人嗎?知名投資公司EPA的創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