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第一萌妻》[首席的第一萌妻] - 第二章 你怎麼回來了?

  沈欣黎放下手機,低垂着眼眸,自嘲地苦笑一聲。

  她竟然還對那個男人有幻想?

  還認不清現實嗎?

  陸軒廷接了一個電話,不放心地叮囑幾句之後,便離開了。

  沈欣黎躺着休息一會兒,感覺沒什麼大礙了,就收拾收拾離開了醫院。

  走出大門,她這才發現,夜幕已經降臨。

  回到家裡,打開門,一股涼氣迎面撲來。

  整個屋子安靜的很,同時也顯得很冷清。

  燈亮,果然沒人。

  喉中有幾分苦澀,沈欣黎淡淡地放下包包,分不清心中是什麼滋味。

  恐怕,陸南現在是在那個女人的公寓里吧?

  真是可笑。

  夜深。

  陸南看着懷中的女人安然地閉着雙眸,這才小心翼翼地抽出手,起身。

  哄了許久,左小玉才睡著了。

  其實本來今天是不打算走的了,畢竟左小玉生病發燒,沒辦法放任她自己一個人獃著。

  先前他看到電視裏面新聞的報道,原來沈欣黎是真的被綁架了!

  當她跳下樓的那一瞬間,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不過好在,最後得救。

  同時,他還發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那裡,就是他的小叔叔,陸軒廷。

  來不及追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就匆匆拿起外套準備回家,卻沒想到這個時候左小玉差點暈倒。

  這種時候,他自然不能離開。

  這一折騰,都到了這個點了。

  他穿戴好衣服,仍然有些不放心地伸手碰了碰左小玉的額頭,再三確認燒退了,才離開。

  想到今天有人打電話過來,他卻覺得是騙人的,讓沈欣黎置身於這麼危險的處境中,不禁有些愧疚。

  再怎麼說,他也是她的老公,當時出現在那裡的,應該是他,而不是小叔。

  這麼一想,心裏越來越放心不下,急急忙忙回到家。

  整個屋子黑暗一片,他輕輕推開卧室的門,纖細的身影出現在眼中。

  月光從窗戶照射進來,沈欣黎蜷縮在床上,雙眸緊閉,滿臉的淚痕。

  她就這麼毫無防備的在那裡,瘦弱又無助。

  這讓陸南突然略微有些心疼。

  可是轉念一想到當初沈家是怎麼逼他娶這個女人的,柔軟了的眼神一下子又凝固起來,面色冷硬。

  他在想什麼?這樣的女人有什麼好心疼的?

  她和她那個貪附權貴的小人父親一個樣,都是為了陸家的錢才嫁給他的!

  這樣的女人,不值得他在她身上浪費一絲一毫的情緒。

  越想,陸南心中越覺得不快,正準備離開,卻不料發出的聲響驚醒了床上的人。

  沈欣黎迷迷糊糊睜開雙眸,看見床頭的男人,一時間有些驚訝。

  「你怎麼回來了?」

  陸南停住腳步,皺着眉頭看她,不悅道:「這也是我家,回來還要理由?」

  聽見這話,沈欣黎一下子就清醒了,她坐起來,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再加上此時面前男人的態度,愈發的心酸與難受。

  她憋着一股氣,撇開視線,「回來需不需要理由,你自己清楚。」

  「你什麼意思?」陸南加重了語氣。

  沈欣黎的聲音很冷,「字面上的意思。」

  「沈欣黎,你現在發什麼瘋?」陸南十分不耐煩,之前的愧疚與心疼早就煙消雲散。

  沈欣黎低下頭,笑的凄涼,「在我被綁架的時候,你沒有來,既然這麼乾脆,現在還回來幹什麼?看我笑話嗎?還是來確定我有沒有死,好成全你和左小玉?」

  在她置身危險的時候,他在哪裡?

  恐怕是在那個女人的溫柔鄉中吧?

  老婆被綁架,老公在和別的女人尋歡作樂,甚至來都不來,根本不把她的安危放在眼裡,現在還來指責她?

  多麼諷刺。

  陸南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看着她,眉眼間隱隱有幾分怒意,「你什麼態度?」

  沈欣黎抬起頭,看着他,笑的嘲諷,「你要我什麼態度?笑嘻嘻地和你說,不好意思,多虧了小叔,我沒死成?」

  一句話,把陸南堵的什麼啞口無言。

  他很想反駁,可是話到了嘴邊,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去反駁。

  可是很快,他就冷笑了一聲,嘲諷道:「你還真是好手段,這麼快就攀上了小叔。」

  沈欣黎睜大了眼睛,驚訝地看着他,似乎是不敢相信他竟然說出這種話。

  見她這種神情,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