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第一萌妻》[首席的第一萌妻] - 第四章 都過去了

  第二天下午,秘書很有效率地將離婚協議書送到沈欣黎這裡,她咬咬牙,簽上自己的名字。

  如果這場婚姻本來就不該存在的鬧劇,那麼現在,就讓這一切結束。

  停筆的瞬間,她只覺得分外的輕鬆。

  原來放棄其實也沒有這麼難。

  母親下葬的日子是在離婚之後的第二天,是沈欣黎一個人全權操辦的。

  祭拜的時候,不少自從沈家落魄以後就很少有聯繫的人都來了。

  沈欣黎一個接着一個地感謝。

  她還是忍不住朝人群中投去視線,確實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隨即回過眼眸,自嘲地苦笑。

  她在想什麼?

  兩個人都已經沒有關係了,他怎麼可能會來?哦不,就算沒離婚,他也不會來。

  轉眼就到了中午,不少人都離開了,只剩下沈家分支的親戚們。

  大伯父上前一步,率先開了口:「沈欣黎,現在你父母都死了,也沒有立下什麼遺囑,按理說,這些都是外公那一輩留下的財產,我們覺得我們有權繼承。」

  「對啊,你一個小丫頭片子什麼也不懂,要這麼多錢做什麼?」另一人連忙附和道,「況且,你父母當初借了我們不少錢,正好抵債。」

  沈欣黎身體微微顫抖着。

  她原本以為這些人是真心來祭拜的,沒想到,那不過是表面的客套,真實的目的,其實是為了瓜分而來的吧?

  不等她回答,那些人就開始分配沈家所剩下的東西。

  沈欣黎默默站着,咬緊牙關,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

  她勢單力薄,根本沒辦法阻止這些人的。

  「沈家那個房子雖然有些舊了,但是拿去賣了,應該還能值不少錢。」大伯父眯着眼睛想了想,打起了如意算盤。

  「不行!」沈欣黎突然反應很激烈,轉過身,看着眾人,大聲道,「那個房子不能賣!」

  大伯父皺着眉頭,說的話絲毫不客氣,「憑什麼?你父母都死了,這裡還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沈欣黎握緊了拳頭,倔強道:「其他都可以,那個老宅不行!」

  其他東西他們要瓜分,她就忍了,也無所謂,但是這個房子裏面有她和父母所有的回憶,絕對不能讓!

  「我們都是沈家人,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大伯父冷哼了一聲,十分不屑。

  沈欣黎直勾勾盯着他們,沒有絲毫退縮,「房產證在我手上,寫的也是我的名字,你們沒有權利賣!」

  大伯父一噎,氣的說不出話來。

  在一旁的大伯母陰陽怪氣說:「你也不過是個破鞋,牛逼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

  穿着黑色西裝的陸軒廷徑直走過來,沒有看周圍人一眼,將手中的花放在沈母的墓碑前,祭拜了一番。

  沈欣黎十分意外,「小叔叔?你怎麼來了?」

  陸軒廷站在她身邊,拿出一張紙,淡淡說道:「醫院我已經收購,經過權衡,決定讓你當院長,在上面簽個字就好了。」

  一瞬間,所有人都炸開了鍋。

  以他們的社會地位,並沒有見過陸軒廷,更不知道他是誰,但對於這個人這麼大手筆很是驚嘆。

  沈欣黎睜大了眼睛,臉色微變,卻是立刻就拒絕了,「我不能接受。」

  先不說她能不能做好,退一步說,她也沒有理由答應。

  周圍人見沈欣黎有了幫手,她態度這麼堅決,便四下散去離開了。

  陸軒廷倒是也沒多強迫,安慰了她一番之後,也走了。

  回到家,吃過飯,收拾好一切,沈欣黎躺在床上,看着周圍的這一切,不禁觸景生情。

  曾經幸福的一家三口,現在只剩下她一個人守着這冷冰冰的房子了。

  雙眸微紅,她翻過身,將臉埋在枕頭裡,閉上眼睛,什麼都不去想。

  「叮叮叮——」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沈欣黎拿過來看了看,是陸南打過來的電話。

  他找她?

  沉默了片刻,還是劃向接聽。

  陸南在那端沉默許久,緩緩開口,「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談一談。」

  沈欣黎立馬回絕,「不好意思,沒空。」

  說罷,她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她還以為他是因為沒能來的事情,沒想到……恐怕他是連今天是她母親下葬的日子都不記得了吧?

  兩個人既然已經離婚了,就沒有了瓜葛,更沒有見面的必要了。

  陸南接連又打了好幾個電話過來,沈欣黎全部給掛了。

  「叮叮叮——」

  一條短訊發送過來。

  沈欣黎分不清自己心裏是什麼滋味,她點開看了看,發件人果然還是陸南。

  「既然你父母都死了,當年的事情都要有個了結了。」

  當年的事情?

  這一次,沈欣黎選擇了猶豫。

  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