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第一萌妻》[首席的第一萌妻] - 第五章 只要簽了它

  她當然知道,是因為那個新聞。

  稍稍握緊了雙拳,她昂頭挺胸,絲毫不受其他人影響的樣子。

  在這件事情裏面,沒有誰對誰錯,只能說那一切從一開始就是不應該的,現在不過是糾正了錯誤而已。

  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又有什麼好在意的?

  坐在辦公室里,她這個時候才想起來為什麼陸軒廷堅持讓她當院長的某種可能性。

  難道,是因為他早就得到消息這件事會很快被爆料出來?

  如果她只是一個小小的醫生,那些人可就不是在背後小聲議論這麼簡單了。

  想到這些,她的心中對陸軒廷充滿了感激。

  畢竟,她和陸南已經離婚了,和陸家也就沒有了關係,陸軒廷完全可以不用做到這種地步。

  微微一笑,好感直線上升。

  商業大廈的頂樓辦公室里。

  陸軒廷沉默地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今天最新的報紙,上面的頭條正是陸南與沈欣黎離婚的消息。

  他的神色淡淡,看不出是在想着什麼。

  良久,他將報紙放下來,走到旁邊的落地窗,看向外面。眸色深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風波很快就過去了,如同以往每一個火熱一時的新聞一般,都是過眼雲煙。

  沈欣黎接連上了幾天班,先前是有些彆扭的,後面倒也越來越習慣。

  俗話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沈欣黎本就是一個與人和善的主兒,再加上都是先前的同事,就恪盡職守,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

  然而,從一開始的諂媚與討好,到如今,越來越多人開始議論這件事。

  憑什麼沈欣黎從一個醫生能夠直接被任命為院長?他們並不服氣!

  謠言開始越傳越多,各種版本的都有了。

  說到底,不過是嫉妒與不甘心罷了。

  到了周一下午,例行的開會。

  這是沈欣黎成為院長之後,第一次主持開會。

  她提前做了很多的功課,但是依舊很輕易就發現許多醫生臉上的不屑與鄙夷,她們根本就沒怎麼在聽她說話。

  她強忍着脾氣,將該說的事情都說完了,正準備散會,就看到其中一個人站了起來。

  「沈醫生,您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是一個女醫生,撇了她一眼之後就移開了視線,像是不願意多看。

  沈欣黎隱忍着,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沒什麼異常,「忘記了什麼?」

  女醫生陰陽怪氣道:「您還沒有和我們大伙兒解釋解釋,您是怎麼當上院長的。」

  「對啊。」旁邊的另一名醫生立馬也站了起來,神情十分不屑,言語刻薄,「醫院裏面現在這麼多傳言,來的病人都多多少少聽到了一些,難道您不知道這些會對我們醫院的名聲等等造成很大影響嗎?」

  沈欣黎有幾分錯愕,沒想到他們會把這些放在明面上來說。

  一時間噎了噎,大腦一片空白。

  其他人沒有出聲,但都是一副看好戲的嘴臉。

  沈欣黎很快就把自己的神識抓回來,深吸一口氣,臉色驟冷,看着第一個站起身的女醫生問道:「我剛剛開會講了什麼內容?」

  眾人沒有想到她沒有回答,而是提出了這麼一個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關係的問題。

  女醫生更是沒有料到,她有些訕訕,但是隨後又理直氣壯道:「我怎麼知道?你這樣的院長開會什麼內容,我們有必要聽嗎?」

  沈欣黎冷冷說道:「再怎麼說,我現在也是院長,這就是你們對待院長的態度嗎?」

  「嘭——」的一聲,她將資料狠狠摔在桌上,站了起來。

  「既然這麼想要我回答,我告訴你們,那些都不是真的。大家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謠言為什麼會稱之為謠言,難道你們不知道就是因為它的真實性很低嗎?」沈欣黎臉色一凝,說出的話沒有一點兒溫度,「我可以允許你們不服我,但不能是因為那些不真實的傳言。如果是我能力以及做事的問題,歡迎你們隨時向我建議以及要求罷免我。」

  眾人沒想到她會直接回答,被說的一愣一愣的,都沒有反應過來。

  沈欣黎可不管他們,直接轉過頭看向第二個說話的醫生,「麻煩你們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就好了,沒必要操心院長的事。醫生的職責是什麼?救死扶傷,看病治人!懂了嗎?」

  氣勢全開,現在的沈欣黎儼然一個不容反駁的女王一般,瘮人的很。

  剛剛開口說話的兩個醫生臉色慘白,身體忍不住害怕的微微顫抖。

  所有人的臉上都訕訕着,面面相覷,再沒有人開口。

  沈欣黎掃視周圍一圈,剋制怒氣,壓低了聲音,「既然沒有其他事,那就散會。」

  語罷,她徑直打開門,離開。

  回到辦公室,她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緩過神來。

  心跳的很快。

  這幾天的那些流言蜚語她不是沒有聽過,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