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第一萌妻》[首席的第一萌妻] - 第八章 捐贈

  陸軒廷眼睜睜的看着一個瓶子想着自己的方向飛了過來,但是卻已經沒有反應的時間了。

  「砰」的一聲,陸軒廷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的額頭毫不狼狽的樣子。

  他仰躺在地上,心中非常的複雜,被沈欣黎誤會成色狼也就算了,但是問題是他如果看到了什麼也就算了,什麼都沒有看到所以這一下挨得才叫做冤枉呢。

  沈欣黎雙手抱在胸前,看着地上被自己一沐浴露砸到的陸軒廷也是覺得有點蒙了,她覺得陸軒廷應該不是會佔便宜的人,這其中可能是有什麼誤會。

  「那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你突然闖進來……我……不好意思。」

  沈欣黎看着放在一旁的浴巾,就在伸手就能夠夠到的距離,可是陸軒廷還在這裡,她也總不能就直接站起來把浴巾維上,所以就只能抱着手臂將自己往水裡藏起來。

  陸軒廷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從地上站了起來背過了身體:「是我的錯,我叫了你幾次你都沒有回答我,我還以為……你沒事就好。」

  陸軒廷走出去之後,沈欣黎這才想起來好像剛才浸在水裡的時候的確是聽到了一點聲音,不過她在走神因此就沒有注意。

  「呼!」深呼吸了一口氣息,沈欣黎心中想着既然陸軒廷是無辜的,那麼她應該去給陸軒廷道歉的。

  擦了擦身體換好了放在一旁的衣服,是一件男士的睡袍,應該是陸軒廷的,穿在沈欣黎的身上將她整個人都罩了起來。

  陸軒廷正坐在沙發上,對着小鏡子照看自己的額頭,動作有些不方便的給自己上藥,淤青了一大塊非常的明顯。

  「對不起,剛才我不是故意的。」見到她出來了,陸軒廷尷尬的解釋。

  沈欣黎也覺得很不好意思,紅着臉從他的手裡拿過了消毒棉:「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我來吧,你自己弄多不方便。」

  陸軒廷原本就巴不得能夠和沈欣黎又機會親近呢,現在沈欣黎主動提出來要幫他上藥,他哪裡有不同意的道理呢。

  傷在額頭上,沈欣黎只能地下身子用消毒棉清潔一下額頭,然後在上藥,但是這個姿勢就導致了她的胸口剛好就湊到了陸軒廷的眼前。

  雖然陸軒廷的睡袍足夠大,但是架不住扣扣子之間的距離有點遠,她這麼一彎腰胸前就有點春光乍泄了。

  然而沈欣黎自己是完全沒有注意到的,專心的幫陸軒廷上藥,還納悶他怎麼這麼能夠忍耐,一聲疼也沒有叫。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陸軒廷的注意力全部都被眼前白白嫩嫩的風光給吸引住了,完美的圓潤因為皮膚的過分白皙已經能夠看到底下的血管,半遮半掩更是添了一抹風情。

  「咳咳!」欣賞了好一會兒之後,陸軒廷才反應過來自己這麼盯着人家的胸前看不是很好,假裝咳嗽了兩聲移開了視線。

  這兩聲咳嗽非常的假,沈欣黎身為一個醫生當然能夠分辨的出來的,但是因為剛才的事情實在是有點尷尬,所以她以為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陸軒廷才會咳嗽了兩聲。

  「剛才的事情不怪你,是我自己發獃沒有聽見你叫我,抱歉。」

  「沒事。」雖然他不想要再繼續看下去了,但是沈欣黎不移動位置,他也根本就看不到其他的方向,所以只好閉上眼睛。

  「人生就是一場無盡的旅行,在這漫長的路上難免會遇到一些磕磕絆絆,但是這些都並不能夠影響你繼續前進的腳步。

  如果你的視線一直都在回憶你過去走過的路有多麼的艱難,那麼你就會忽略了你眼前的美景。

  小黎,我說話是什麼意思你能夠聽懂么?」

  陸軒廷雖然知道了剛才的事情是一場誤會,但是之前發生的很多事情結合到一起,他覺得還是要多勸一勸沈欣黎,避免她真的有什麼心思。

  沈欣黎看着陸軒廷一本正經的樣子,忍不住捂着嘴笑他:「你真是太逗了,我又不是瓷娃娃沒有你想像的那麼脆弱。

  因為這點事情就自殺,那麼也未免太不值得了吧。

  就算我真的打算自己死了算了,也會在找到這些事情的真相之後,所以小叔你就放心吧。」

  陸軒廷眯了眯眼睛,看着整理醫藥箱的沈欣黎,糾正道:「我現在是你的丈夫,而不是小叔,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今天早上陸南來的時候,沈欣黎就為了氣陸南而親切的叫自己軒廷。

  沈欣黎收拾東西的手僵硬了一下:「那個我習慣了,以後不會了。」

  叫了這麼多年的小叔,一時之間就變成了自己的丈夫,這樣的轉變她短時間內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的。

  在說就算是不叫小叔,直接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