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求婚三十三次》[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 第二章 重婚罪

  賀震霆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如刀削般精緻的五官透着冷峻,如墨染的黑眸如深沉的海洋一般吸引着齊楚楚的目光。

  莫名的,齊楚楚捧着心臟的位置,跳的飛快。

  賀震霆輕輕抬手,示意保鏢褪下。

  蘇藍心微微一愣,不解的看着賀震霆,瞧他饒有興趣的看着齊楚楚,眸光中帶着迷人的光彩,瞬間胸口怒火燃燒,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上前摟住賀震霆的胳膊,委屈道:「賀少,她明顯就是在胡說。」

  賀震霆這幾年身邊有沒有女人她心裏最清楚,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妻子來?這人一定是來搗亂的!

  聲音很輕柔,帶着絲絲委屈,任哪個男人聽了都會心生憐憫。

  但,賀震霆只淡然的睨了她一眼,深不見底的眸子里閃爍着蘇藍心讀不懂的情緒。

  賀震霆修長的雙腿闊步,每走一步,齊楚楚心裏都會沒由的緊張一下,明明走來的不是什麼黑澀會老大,可她感覺周圍的空氣像是被抽走一般變得稀薄冰冷。

  他明明在笑,可笑意卻未達眼底,陰鷙的眼眸中散出着噬人的光,這樣的氣場簡直比黑老大還嚇人。

  齊楚楚下意識吞吞口水,強裝鎮定,默默給自己打氣,他又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不怕不怕。

  「你說我犯了重婚?我的妻子在哪裡?」

  開口的一句話令蘇藍心臉色瞬間難堪起來,她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蘇家大小姐的形象,不等齊楚楚回答,激動的連聲音都變了調:「來人,把她給我拖出去!」

  被齊楚楚呵斥走的保鏢,再次朝着她走去,才走了兩步,便被賀震霆攔了下來。

  「震霆?」蘇藍心不解的看着他,她心裏本就害怕賀震霆,眼神一直不敢正視着他。

  賀震霆俊冷的臉龐看不出一絲表情,淡漠的睨了眼蘇藍心,「這裡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蘇藍心頓時咬住唇不敢在出聲,眼眸泛着淚光。

  賀震霆再次看着齊楚楚,一步步朝着她闊步走來,道「事關我的清譽,當然要問清楚。」

  齊楚楚伸手摸在隆起的小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賀震霆,悲戚的指着他,淚眼婆娑,委屈而又憤慨地說道:「你個負心漢,腳踏兩條船的渣渣!拋棄妻子的事情你都能做的出來!」

  哭聲悲天動地,說著,還不忘摸摸自己的小腹,「孩子啊,太可憐了,一出生就沒了父親。」

  賀震霆被她說的微微一怔,他什麼時候有孩子了?

  深邃的眸光落在齊楚楚的肚子上,眼角閃過一絲精銳的狡黠,拿過司儀的話筒對賓客們說道:「今天所有的禮單賀家會一一給各位退回。」

  緊接着,保鏢旋風似得將在場的賓客統統清理了出去,連帶着混夾在賓客里的媒體也被趕了出去。

  偌大的大廳里,只剩下蘇家人和賀家人。

  蘇父亦是氣憤的站起身來,拽着蘇藍心就往外走,「藍心,走,回家!」

  真是荒唐!

  荒唐透頂!

  蘇藍心不肯,站在原地死都不願意動,「爸,這個女人是胡說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