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求婚三十三次》[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 第四章 似曾相識

  齊楚楚被他突然的狠厲嚇了一跳,神經不正常?

  可不就是神經不正常嘛,那僱主抱着一位保鏢不停的喊着:「賀少,我好愛你,不要離開我,你讓我做什麼都行,真的。」

  沒有賀少的允許,那保鏢就這麼任由僱主抱着。

  賀震霆輕輕抬手,那保鏢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一樣,拎起僱主丟了出去。

  一個管家模樣的老伯將一份資料遞到了齊楚楚的面前。

  齊楚楚疑惑接過,當她看到上面赫然寫的三個字時,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臆想症!

  那個僱主居然有臆想症!

  只是……

  這份資料賀震霆是什麼時候查到的,這也太神速了吧!

  齊楚楚看着這份資料,手指微微捏緊,坐在沙發上不知聲了。

  「怎麼?剛剛的士氣哪裡去了?」賀震霆哼道,嗤笑了一聲,「你攪了我的婚禮。」

  「我不是故意的!」

  這真不能怪她啊,誰會想到這位僱主有臆想症啊,而且,還是賀震霆旗下公司的員工!

  她上次拍到二人一起上下班不過是她愛慕賀震霆,故意製造的偶遇機會!

  天吶!

  這下,她可真是砸了自己的招牌了!

  「嘿嘿,」齊楚楚傻笑。

  但,賀震霆好像並不買賬。

  齊楚楚泄氣,焉了下去,似又想起什麼,翻了翻包,將包里所有的零錢全部掏了出來。

  賀震霆怔住,掏錢做什麼?

  「喏,我就這麼多錢了,全賠給你!」齊楚楚嘟着小嘴,這可是她全部的家當,自從她孤身一人離開齊家,老爺子因為生氣就斷了她的後路。

  這些錢還是她接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活賺來的呢,除去房租物業費什麼的,也是所剩無幾了。

  賀震霆眉梢輕佻,「我不缺錢。」

  想他堂堂一集團的老總,會缺錢?

  而且,就這點錢,連他吃一頓早餐的錢都不夠!

  「那你想怎麼辦嘛!」

  齊楚楚很心塞,賠錢不行,難道是想讓她去坐牢?

  下意識的抱住自己,「你不能使用你的權利壓我去坐牢!」

  她不過是攪黃了他的婚禮,在法律上根本構不成犯罪,但是賀震霆太腹黑,他一定會拿自己的權利來押她去坐牢的!

  賀震霆只覺太陽穴猛地一抽,這丫頭腦子裡到底在裝了些什麼?

  「放心,我還不至於那麼小氣,」他故意頓了頓。

  齊楚楚見他不是想抓自己去坐牢,頓時懸着的心放了下來,不解的問:「那你想讓我怎麼賠償!」

  「你攪了我的婚禮,害我失去了一個未婚妻,賠償未、婚、妻!」賀震霆一字一頓的道,如玉蔥的手指輕輕的瞧着沙發背。

  「噗……」

  齊楚楚本想喝口水來壓壓驚,但一口還沒喝下,聽見他說的話,頓時噴了出來。

  賠償一個未婚妻??

  販賣人口?

  像是讀懂了齊楚楚的想法,賀震霆邪魅一笑,勾起一抹令人眩暈的笑意,道:「放心,我不會讓你做違法的事!」

  齊楚楚欲哭無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