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求婚三十三次》[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 第七章 夢魘

  賀震霆站在陽台上,看着齊楚楚上了狄思凱的車,眸光微微一斂,直到車尾消失在黑夜的盡頭,他才收回目光。

  胸口位置自從她離開後一直悶悶的。

  月光輕灑,將他的身影拉的越發頎長,賀震霆單手附在欄杆上,另一隻手夾着雪茄煙,星星火光在暗無邊境的黑夜裡閃爍着縹緲的光點。

  他狠狠的抽了一口,起身,向卧室走去。

  夜,黑的深沉。

  次日。

  賀震霆依舊早早的醒來,他靠在床邊,抽着香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已經忘記了有多少個日夜,一個如夢魘般纏繞着他的夢境,夢裡有個身穿着淺藍色連衣裙的女人,長發飄飄,圍繞着他轉圈圈,爽朗的笑聲,活潑可愛的舞姿,但,她的臉是模糊的,更像是殘缺的碎片一般,拼接不起來。

  可是,昨晚他竟然睡的很熟,彷彿多年漂泊的心得到了安定停靠的港灣。

  半晌,他將抽了一半的煙頭掐滅,掏出手機,快速的按下一串號碼,吩咐道:「幫我查個人……」

  交代完畢後,時間已過七點。

  門準時敲響,管家福伯站在門外恭敬的到:「少爺,該吃早餐了。」

  自從賀震霆做了腦部手術後,每天福伯都會準時七點來喊他起床,因為他總是沉浸在那個夢魘中不能自拔,想醒過來,但又醒不過來。

  福伯看到自家少爺神采換髮神清氣爽的模樣,微微一怔,有些擔憂的問道:「少爺,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昨天那位男子可是招招下了狠手,只恨自己是一把老骨頭,少爺又不肯保鏢幫忙。

  想着,福伯面露一絲哀傷。

  「我沒事。」賀震霆睨了眼福伯,輕輕拍着他的肩膀問道:「對了,朗元有沒有打電話回來?」

  福伯搖搖頭,嘆息道:「二少爺一時鑽了牛角尖想不開才離家出走,若是他知道您並沒有結婚,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回來的。」

  談話間,二人已經步入了客廳,正往餐廳走去,賀震霆目光不經意的看到了一直躺在沙發上的抱枕,上面是可愛的櫻桃小丸子,腦海里閃現出那張清純稚嫩又帶着一丁點女人味的面容。

  矛盾的結合體在她精緻的五官下毫無違和感,眼睛清澈明亮毫無貪念。

  賀震霆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孤度,前面福伯見少爺突然駐足不前,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頓時一驚。

  心裏默默的道:這些保姆怎麼做事的,少爺最討厭東西亂放了。

  他快速的將抱枕拿起,順勢就準備丟掉。

  賀震霆攔住他,「放那兒吧。」

  語氣極淡,說完,轉身信步向餐廳走去。

  福伯站在原地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接受這個事實,少爺不是最煩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亂放嗎?

  ……

  齊楚楚百無聊賴的待在自己的小小偵探社裡,看着湛藍的天空,腦海里慢慢浮現出賀震霆的俊美絕倫的臉龐,咬着唇,想了好半天,連身邊多了個人都沒有察覺。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狄思凱拎着一個盒飯站在她面前,溫潤如玉的臉上有着幾塊青,依舊沒有妨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