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求婚三十三次》[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 第九章 該死的

  房間里,倏地,水聲停止了。

  賀震霆只圍了一條浴巾從浴室里走了出來,頭髮還是濕漉漉的,驀地,他發現空氣中異常的氣味,他的目光鎖在了臉色潮紅的齊楚楚身上,淡黃色的燈光下,一張清純稚嫩的小臉,皺着眉,微微的喘息。

  齊楚楚亦是察覺到有個男人的存在,她艱難的抬起頭,氣息微弱,視線變得模糊起來,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誰,「對不起,我一會兒就走,暫時借你的地方躲躲。」

  「這麼快就上門來感謝了?」聲音中透着一絲愉悅。

  很熟悉的感覺。

  齊楚楚這才努力看着男人刀削般冷峻的臉龐,心微微顫抖着,是他?!

  莫名的,再看到賀震霆的那一刻,她的心安靜了,就好似篤定了賀震霆會救她一樣。

  賀震霆察覺到了她的異常,眸微斂,道:「你被人下藥了?」

  此時的他好像是黑夜裡的撒旦,地獄裏的閻羅,身上散發著噬人的氣息。

  至於為什麼這麼生氣,他也說不清楚。

  他只知道,當他看清躺在地上的齊楚楚時,心驀地被最攥緊,那種奇怪的異樣熟悉感再次涌了上來。

  黑眸盯着她潮紅的小臉,漸漸變得幽深,他朝着齊楚楚慢慢靠近,一股淡淡的清新氣味夾雜着濃烈的酒香沖入他的鼻腔中,賀震霆微微蹙眉,伸手觸及到了那滾燙的身體,更是讓賀震霆的眉蹙的更緊。

  混沌意識下,齊楚楚感受到一股凜冽的涼度觸及到了她的皮膚,頓時感覺舒服了好多,想要汲取更多。

  她下意識的往賀震霆的懷裡蹭了蹭,肌理分明的胸膛與她熾熱的身體猶如冰火兩重。

  「該死!」賀震霆將齊楚楚橫抱起,聲音低雅而富有磁性,透着冷魅的危險氣息瀰漫整個房間。

  此刻的齊楚楚已經完全陷入了思緒混亂中,混沌的意識讓她撕扯着身上的裙子。

  「唔……」齊楚楚嚶嚀一聲,眼眸中氤氳着濃濃的情愫,小臉更是在淡黃色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迷人。

  賀震霆對上那雙可憐兮兮的眼眸,目光漸漸變得幽深,這一刻,腦海里一些散碎的片段漸漸拼合,拼成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與齊楚楚融合。

  下一刻,他的兩瓣涼薄覆上了那兩片火熱的唇瓣……

  齊楚楚的意識已經徹底失去,所有的反應都是隨着本能繼續着,身上的一股冰涼貼近她滾燙的肌膚,想要貼的更近,彷彿只有這樣,她才能得到解脫。

  聲音夾雜着粗重的喘息聲在房間里回蕩,只留一室旖旎。

  翌日。

  外面的天已經碧藍,陽光將整個城市塗上一抹金色的光,透着一份寧靜與祥和。

  齊楚楚輕輕動了動,渾身像是被輾壓過一樣的疼,嘶了一聲緩緩睜開眼來。

  入目之處是奢華的點綴,陌生的壞境,陌生的房間,以及陌生的床……

  大腦片刻沒有辦法運作,她茫然的瞧了一眼屋內,最後目光落在了身側男人健碩的身軀上……

  齊楚楚似有些夢幻的眨眨眼,手指輕輕戳了戳,是那麼的真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