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衣降世》[壽衣降世] - 第10章 岳進是「王」,岳進是「主」

南極洲西部中書省內,巡撫李在野品着古樹大紅袍茶,擲地有聲的啐出一根茶葉,看着監獄被隕石撞毀的報告,輕撫鬍鬚,道:「封鎖消息,咱們南極洲現在的州長信神學,他要知道我管轄的西省發生天災,他再以為我命格鎮不住西部,把我擼了……」

「大人,監獄裏面可能還有生還者,咱們是否搜救?」巡撫秘書令張言試探性問道。

「這幫罪犯含冤入獄的不少,救出來讓他們去朝廷告我刁狀呀?傳我軍令:

1.派軍隊過去把監獄圍起來.

2軍隊的人不許進監獄.

3監獄裏面的人不許出監獄。

至於搜救,那得花錢呀,咱們中書省可一分錢不出,搜救的事就讓那裡的獄長萬鵬決定吧,他是我小舅子,知道該怎麼做。」

滿是狼藉的監獄中,有一座巍峨華麗的四合院,這裡游廊彩畫,雕梁玉柱應有盡有,這就是無期監獄獄長萬鵬和老闆娘李在花的居所,萬鵬悠閑的在自己的後花園中品茶。漫不經心的問道:

「說說這次天災的情況?」

獄官程建立正站的筆直,像士兵一樣高聲報道:「報告首長,這次天災地下一層的未成年突變人死了128人。」

萬鵬表情凝重,厲聲道:「誰問你罪犯了,他們死不死關我屁事,我問的是經濟損失,經濟損失!」

程建心想,這老財迷,天災死了人他不關心,就知道錢。

「報告首長,天災導致監獄地下一層東南角8間牢房全部損毀,其他錢財沒損失!」

「我姐夫說了,不能說是天災,老規矩,找個最近不聽話的罪犯頂包,就說他違規操作導致的監獄東南角損毀,今天下午3點前,就地處決。」

「是!」

程建口渴,拿起桌上的紫砂杯,剛要喝!

”放下,你個蠢貨,這是清朝的紫砂杯!是文物,是文物,拿開你的臟手 ”獄長萬鵬,心疼的捧起紫砂杯,小心翼翼的朝剛剛程建碰過的地方哈氣,輕輕的用絲綢擦拭着。

程建得到指示,第一時間想到了和老闆娘講規矩的岳進,心想就拿岳進頂包了,順便給這幫突變人一個下馬威。於是立即帶人將岳進抓起來。

下午3點,礦場刑場,所有倖存者聚集到這裡,岳進跪在正中,劊子手用槍頂着岳進心臟。底下的罪犯議論紛紛

「哎,又是找咱們罪犯頂包!」

「沒辦法,誰讓咱們低人一等呢。」

「咱們犯人每日受獄官**,獄官們砍斷了吳天的一隻手臂,割掉了張超的一隻耳朵,生生掰斷了卡索的手指,咱們活着也是遭罪,死了也許是解脫!」

「活該,誰讓這泥腿子和老闆娘買龍蝦吃,咱罪犯吃什麼龍蝦呀,根本不配嘛,咱們罪犯還是老實點的好,不然死都死的不清不楚。」突變者小藍茴尖聲說道。

「藍茴,你就別說風涼話了,岳進人不錯,當時在希望基地,他救過咱們的命,昨晚天災,他又救了咱們一命,咱們都是罪犯,本來就難,就別相互挖苦了。」

「藍茴,你是不是因為昨晚向岳進表白失敗,因愛生恨呀!」

「他不是救我,他是害我,死亡醫院的醫生是好人,他們給我治病,監獄的獄官也是好人,他們給我饅頭。」小藍茴瞬間紅了臉,氣鼓鼓的說道,說完,便一個人孤零零的去扛水泥了。

「小藍茴你又犯瘋病了,這兩天沒吃藥吧」

「曹胖子,你就別說小藍茴了,她也是苦命人,心理醫生說了,她為了自己的心理世界能自洽,強迫自己愛上了死亡醫院的醫生,我估計她現在又強迫自己愛上獄官了。」這句話看似玩笑,實則不虛。

未成年的突變人們,看着小藍茴,心中憐憫。

也有人小聲議論着什麼:「那天夜裡,我在廁所門口旁邊看見有個獄官對小藍茴動手動腳。」

聽着話音就有人湊上來想聽個熱鬧,「後來呢?」就有人問。

他們特意用眼神避諱着小藍茴,等她走的遠了點才敢說的:「那天夜裡我腹痛去了個廁所,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有幾聲微弱的慘叫,像是被什麼人打了臉,啪啪的聲音,清脆的很。捏着步子去瞧,冒着黑沒看清人,倒是瞧見藍茴夾着腿跑了出來,第二天,獄官程建,就讓小藍茴當了咱們的頭板兒,協助獄官管理咱們未成年突變人。」

小藍茴的眼睛很是特別,就像她的名字一樣的藍,水汪汪的,在暗夜中也能瞧的仔細,而且極易分辨,因為就她有那樣一雙會說話眼睛,在不知道小藍茴有精神病的人眼中,她還真是個小巧玲瓏的美女。

顯然那人口中被打的女子,就是小藍茴了,但沒人知道她是自願的,是因為愛情,她的確愛上了一位獄官,為他做什麼都願意,包括辱罵,挨打,還有……

小藍茴覺得,獄官也是愛她的,在那天正午,她分到了極其少量的食物,這對於小藍茴來說,就算吃下去也根本無法維持下午要幹活的體能,好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任誰看了都會,心生憐憫,尤其是男人。

那獄官也不例外,直接把他自己的食物給了小藍茴,這讓小藍茴很是感激,一下子就愛了那個獄官,同時,為了心理平衡,愛上獄官,也算報復了拒絕她表白的岳進。

她沉浸在戀情之中,無法自拔,哪怕為其付出生命也是捨得的,這樣的想法極其危險和幼稚,但小藍茴並不那樣覺得。

在行刑台上,烈日高照,程建高聲宣布,「罪犯岳進因違規操作,導致監獄發生事故,根據礦場第387條規定,宣判岳進死刑,立即執行。」

「嘭」的一聲,子彈打在岳進要害,岳進倒地不起。

罪犯們麻木的臉上,沒有半點憐憫,但內心的怒火卻無法熄滅。

獄官程建的臉上,露出了微笑,向小藍茴眨了眨眼。

犯人李夢、樹人懷恩和曹胖子留下了淚水,剛要上去給岳進收屍,一把被犯人卡索攔住,卡索表情複雜,在曹胖子耳邊小聲說: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