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小伙都市直播除魔》[帥小伙都市直播除魔] - 第4章 隱秘的未知

六中的師生危險了,很可能六中附近的區域,都危在旦夕。

解除危機的任務刻不容緩。

「徐復生和周浩銘一組,負責前期偵查。」趙建國果斷地下達着命令,扭頭看向姍姍來遲的白鶴:「白鶴和姜昭負責策應,李大山輔助,毛浩瀚另有安排。」

白鶴悻悻然繞到他的位置上,幽怨地瞥了徐復生一眼,輕咳一聲,彙報了怪物的身體狀況:「總之……每次清醒過來都會發瘋似的大喊大叫,精神狀態極不穩定,審訊暫時是無法進行了。」

趙建國點了點頭,輕吁了口氣,示意知道了。

昏黃的燈光映照在他的臉上,冷峻的稜角格外分明,他眉頭緊鎖,堅定的目光從每一位成員的臉上掃過,飽含深情地開口道:

「這片美麗的土地,是我們生長的地方。」

「這片土地上,有我們的親人,有我們的戀人,有我們所熱愛的一切。」

說到這裡,趙建國的聲音陡然一變:

「可是現在,異國的敵人企圖毀滅這一切!」

「我們,應該怎麼辦?」趙建國以拳錘桌,虎目似有怒焰噴出。

「犯我九州者,雖遠必誅!」

所有成員「唰」地一下同時從座位站起,齊聲吶喊,威勢震天。

在趙建國的身後,一面由無數先烈的熱血所染紅的旗幟,正在無風自動,獵獵作響。

回家的路上,徐復生和周浩銘並肩而行。

周浩銘偷偷地打量着冷若冰霜的徐復生,見他扭頭看來,眼光連忙轉移到別處,始終不敢正視他。

正當他斟酌着用什麼話題打破僵局時,徐復生主動開口了:「沒什麼的,換了是我,一樣會這麼做。」

而事實上,自從穿越以後,他的確是這麼做的。

為了不引人注目,他一直沉默低調,最主要的是,擔心歷史進程會因他而改變。

但是這個世界正朝着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結局是怎麼樣的,不得而知。

可總地來說,不會變得比原來更壞,因為未來的世界,是被人類親手毀滅的。

周浩銘內心欣喜,怯怯地提議道:「要不一起去我家吃飯吧?」

徐復生臉色一僵,想起那些幾乎跟馬桶粘在一起的日子,忙不迭地搖頭拒絕。

眼見周浩銘大有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念頭,徐復生哀嘆一聲,差點沒把自己是二代殭屍的事實說出來。

而賜予他永生的,正是初代僵祖將臣。

轉眼過去了一周,案件的偵查陷入了僵局。

這天傍晚,幾人在安全屋進行了一次短暫的會晤。

「仔細調查過了,近期我市沒有發生過凶殺案,也沒有失蹤人口。」姜昭嘆了口氣,將一沓資料重重地摔在桌上:「同時對全校師生進行了排查,也沒有發現可疑的地方。」

「這麼說,變異體的動機並不是為了破壞?」白鶴苦苦思索,罕見地收起了玩世不恭的做派,向周浩銘投去一個詢問的目光:「那你能不能感知得到異常?」

話音剛落,又搖了搖頭,顯然多此一舉。

如果周浩銘的感應能力能夠提前感知異常,早就像上次一樣早早上報了。

很顯然,變異者藏得太深了。

「如果十方鏡在就好了。」李大山喃喃道。

「白痴。」姜昭白了兩人一眼,隨即哀怨地附和道:「如果十方鏡在就好了……」

李大山和白鶴聞言,一頭栽倒在地。

十方鏡是一面從古墓中得到的古鏡,從現世之日起,就表現出了不俗的能力,其中最厲害的,就是能夠勘破虛妄。

無論是邪祟陰物,還是山精野怪,都能在鏡光之下現出端倪,因此也是被各行動小組申請使用最多的寶物。

可惜的是,被6號帶去執行機密任務了。

變異體不主動現身,又沒有更好的甄別方法,大家都束手無策,不知怎麼辦才好。

空氣彷彿在一瞬間凝固,每個人都緊鎖着眉頭。

徐復生沉思片刻,左右活動着脖子,扭得骨節噼啪作響:「能不能找個理由把全校師生們聚集到一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