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小伙都市直播除魔》[帥小伙都市直播除魔] - 第8章 出發,野人山

「怎麼回事?」

越野車正全速開往機場方向,徐復生眉頭緊鎖,望向身旁的姜昭。

姜昭將視線從窗外收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悠悠道:「6號出事了,飛機墜落在了野人山。」

飛往蒲甘國的專機上,白鶴眉頭緊鎖,憂心忡忡,今天發生的事一件比一件震撼。

不久前,徐復生跟他詳細彙報了醫院的情況。

可是就事情的緊急程度來說,顯然眼前的更急迫一些。

749局,從來都不會拋下任何一位隊員,從前不會,以後也不會。

野人山,蒲甘國語義為:魔鬼居住的地方。

它坐落於九州國、蒲甘國和天竺國交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三不管地帶。

從天上俯瞰下去,群山綿延千里,林莽如海,人煙罕至,由於長期保留着最原始的生態,因此豺狼猛獸橫行,瘴癘瘧疾蔓延。

「大概就是這樣了。」白鶴將任務情況大致講解了一遍,若有所思地說:「其實最危險的地方都來源於未知……。」

野人山異常古怪,在上個世紀的3-40年代,就有幾萬名遠征軍神秘失蹤在野人山的叢林沼澤里,一個世紀過去了,依然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據倖存者回憶,在叢林里會分不清東南西北,甚至會有時空穿梭的錯覺。

而6號執行的任務保密級別太高了,就連白鶴,行動組的2號人物,也是在出發前的一刻才知道真相。

任務看起來很簡單,只是保護一位老人回國。但為了完成這次任務,九州國損失不可謂不大,僅僅是派出去掩人耳目的替身,就有三組之多,而這些無名英雄們,為了祖國的發展,明知死路一條,依然慷慨赴義。

因為老人的名字叫——楊鳴,一位世界聞名的生物學家。

作為大半輩子都在異國從事研究的學者,要想重投祖國懷抱極為不易,花旗國的陸軍司令就曾放話說:楊鳴一個人就頂三個師,如果放他自由,那我拼着上軍事法庭,也要把他的屍體留在本土。

而負責這次行動的正是6號——房冷笙。

他們原本計劃先飛往距離九州國不遠的蒲甘國,然後再折返回國。

可即便行動如此周密,最終仍然功虧一簣。

房冷笙最後傳回的資料斷斷續續:「北緯26度,東經97度……詭異的聲音……」

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徐復生心思急轉,一條脈絡逐漸浮現在腦海。

飛機墜毀的地方距離機場大概300公里,行動組在蒲甘國的協調下乘坐直升機到達事發地點上空。

從空中俯瞰,幾百公里範圍全是橫斷山脈地貌,水汽在半山腰蒸騰,一條寬闊的大江猶如巨蟒,若隱若現地盤伏在群山之間。

大江水流湍急,轟鳴之聲猶如萬馬奔騰,巨大的浪花不時拍打在江邊的礁石上,爆成一團團水霧。

水底下隱隱有巨大黑影游弋,使這片從未被人類征服過的土地更增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進入了叢林,徐復生抬頭向頭頂上方望去。

叢林里古木參天,茂密濃厚的樹冠遮天蔽日,連一絲陽光都透不進來,樹枝之上,不知有什麼東西正在穿行,颳得樹葉簌簌作響。

「哎呀」

走在隊伍後面的李大山驚呼一聲,或許是體格高大,別人經過都沒事的地方被他一腳踩塌,陷入了一個深坑裡。

大家七手八腳地把他拔起來,看着那個深坑有些後怕。

深坑裡陷着一具枯骨,看穿着應該是上個世紀30年代的軍裝,樹枝腐葉糜爛成黑色的淤泥,不時往外翻滾着氣泡,腐朽的氣味讓人作嘔。

好不容易到達事發地點,現場情景一片凌亂。

方圓一公里範圍內散落着飛機的殘骸。

地面被拖出一道幾百米長的深坑,整個機身斷裂成兩截,機尾在迫降過程中不幸燒毀,空氣中瀰漫著航空煤油的氣味,夾雜着蛋白質焦化的糊味。

「這幫狗X養的!」白鶴一拳擂在一旁的樹榦上,太陽穴上青筋突起:「為了一己私利竟然讓這麼多無辜的人陪葬!」

大家都自覺地開始尋找線索。

第一現場已經被大雨澆透,沒有什麼有用的線索,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