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留深情付餘生》[誰留深情付餘生] - 001重生

  陽光明媚,燦爛的陽光從窗戶傾瀉下來,白色的床單染上一層金光。

  稍微有些破敗的牆上都掛着非主流的一些明星海報掩蓋着,簡陋的房間,很明顯和床上的女人顯得格格不入。。

  「不要不要……」

  白慕雲額頭一直冒着冷汗,一滴一滴點綴在她的臉上,臉色蒼白,毫無血色,一頭柔軟蓬鬆,在發尾微卷的墨發微微晃動。

  「啊!」

  白慕雲頓時眼睛瞪大,從床上坐起來,睡衣都濕透了,床單也因此皺起來。

  但是她幅度偏大的動作,卻沒有吵醒床上的另一個人。

  白慕雲打量了一下這間房間,發現它好像存在在自己的記憶中。

  白白慕言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沒有一絲一毫的受傷。

  怎麼可能?

  白子云那淬滿毒液的眼神,兇狠地開着車朝着她衝過來的場面猶如眼前,她還記得汽車碾過她的身體的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滿目的鮮血……

  她不認為,那個淪為幫凶的高澤銘會將自己送去醫院。

  那自己現在是怎麼回事呢?

  在觀察的過程中,她沒有錯過牆上掛着的日曆,上面寫着,2016年!

  這是,重生?自己重生到了三年前?

  人生真的能夠重來嗎?

  白慕雲無言的笑了,這是上天也在惋惜自己,所以給了自己一次重來的機會嗎?

  連她的屍體都不放過,那兩個人心狠手辣到這種程度,如果她不反擊,那就只有被害的份,絕對不能讓那兩個人控制她一生,絕對不能辜負老天的安排。

  這一次,自己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親人,白子云,高澤銘這兩個人,自己一個都不會放過。

  片刻之後,白慕雲想起來,這個地方是高澤銘在白子云的指示下,哄騙自己和他一起私奔,這裡,就是他們途中借宿的一家酒店。

  而很快,在白子云有意無意的泄露下,自己和高澤銘私奔的事情很快的就在A市傳的沸沸揚揚。

  而自己的父親,卻要因為自己的任性的行為,在暮年之際,被人指指點點的。

  這次的私奔並沒有成功,很快的,白長明的人就找到了他們,將他們帶回了白家。

  自己被軟禁了,也就此和自己的父親鬧翻了。

  讓她最後悔的事,是自己的父親,也因為被自己的言行激怒到心臟病複發,最後還因此落下了病根。

  雖然事後有進行適當的調理,但是在處理公司的事情上,卻慢慢的有心無力了起來。

  也就此,讓白子云抓到了趁虛而入的機會。

  接下來,便是自己和白家的噩夢開始的時間。

  想到這,白慕雲側眸,看了眼在旁邊睡的香甜的高澤銘。

  鬼使神差的,白慕雲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緩緩的靠近高澤銘,直到自己的雙手環住了他的脖頸。

  不管現在的場景是虛無的夢境,還是自己真的重生,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自己都不打算這樣束手就策。

  白慕雲指尖剛要微微用力,原本熟睡着的男人,便睜開了眼睛,帶着還沒睡醒時的迷茫。

  白慕雲順勢把放在他脖頸處的雙手上移,改捧住男人的臉龐。

  為了掩飾自己眼中就要噴涌而出的恨意和癲狂,白慕雲附身趴在了男人的胸前。

  「慕雲,你在做什麼?」

  哪有真正喜歡的人,面對對方的親昵行為,第一句話便是開口質問的。

  想到這,白慕雲忍不住嘲諷起自己來,上輩子的自己,真真是瞎了自己的眼了。

  「高澤銘,我好難受啊!」

  白慕雲強忍下恨意和噁心,用着和平時無異的聲音,嬌氣的說道。

  「你怎麼了?」

  男人的眉頭,不受控的深深的皺了起來,話語間,都是絲毫不加掩飾的不耐煩。

  「我肚子好痛,我不走了,我想回家。」

  白慕雲知道,自己絕不能等到自己父親的人找上自己的那一刻,所以白慕雲決定,馬上趕回白家。

  「我們都走了這麼遠了,現在說回去?你忍一忍吧!真的忍不了,就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