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留深情付餘生》[誰留深情付餘生] - 002宴會

  洗手間。

  白慕雲看着鏡子里,雙眼通紅的的自己,暗暗咬牙。

  長達三年的囚禁和折磨,白慕雲早就已經褪卻了自己這個年紀特有的天真和對這個世界的期翼。

  支撐着她前行的,唯有心裏巴不得把白子云和高澤銘剝皮抽筋的恨。

  用冷水洗了一把臉,冷靜下來的白慕雲打開洗手間的門。

  「你為什麼要聽白慕雲的話,為什麼要回來?」站在走廊的盡頭的白子云,對着手機,一頓指責。

  白慕雲嘴角銜起嘲諷的笑意,高澤銘會突然叫自己和他私奔,果真是自己的好妹妹做的手腳。

  「區區一個肚子疼,就讓你屈服了?我給你創造了這麼好的機會,她白慕雲只不過是一個天真無腦的千金大小姐,女人嘛,不聽話的話,拖上床,收拾一頓就可以了,總結來說,還是你太無能了!」

  呵,這就開始狗咬狗,內亂起來了?

  白子云,我告訴你,當你們心裏萌生出那些不該有的念頭的時候,就註定了你們會被我親手送進地獄裏。

  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白子云氣急敗壞的掐斷了電話,剛一回頭轉身,便發現了在洗手間門邊的白慕雲。

  這距離,不近不遠,她不能確定,自己剛才的話,有沒有被白慕雲聽到。

  白子云探究猜忌的眼神剛剛落在白慕雲的身上,下一秒,白慕雲便展開了笑臉。

  「子云,你怎麼在這,特意在這裡等我的嗎?」

  白子云心計一轉,也換上了她在鏡子面演練了不下千百遍的表情,無邪,純真的幾乎毫無破綻。

  快步走上前,和往常一樣的挽上白慕雲的手臂。「姐姐,我剛才在樓上,不小心聽見了你和爸爸的對話,你和澤銘哥哥是怎麼回事呀?你真的要和他一刀兩斷了嗎?」

  聽着白子云驚訝和關懷備至的樣子,白慕雲只覺得諷刺,連帶着她的觸碰,自己都覺得噁心。

  白慕雲忍不住的把自己的手抽出,往前走了兩步。

  「不,我怎麼可能和澤銘分手呢,但是……」

  「但是什麼,你和澤銘哥哥就是天生的一對,妹妹不明白,為什麼姐姐還要回來,明明你和他都已經離開了,不是嗎?」

  白子云的語氣沒有絲毫變動,心裏卻不由的鄙夷了起來。

  果然,白慕雲還是那個愛高澤銘愛到死去活來的那個蠢貨,想到這,白雲心才緩緩的放下心來。

  「因為,我突然想起來,幾天後,就是爸爸的生日了。我不想在爸爸生日的時候,送他的禮物卻是他從小疼愛到大的女兒離家出走。而且,我……」

  白慕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是白子云卻還是讀懂了她未說出口的話。

  白子云眼神一轉,心領神會的說道,「你想要讓爸爸接受澤銘哥哥,是嗎?」

  只見白慕雲垂眸點頭,此時眼神里流轉的悲傷在旁人看來,像是有着萬種風情!

  就連白子云也不得不說,自己這個姐姐的雙眼,當真是長得極好!杏目圓瞳,多一分則無神,增一分卻妖媚,不像自己,雖然五官隱隱約約有白慕雲的影子,但是卻總給人一種小氣的感覺。

  從小到大,白子云聽着身邊的人對白慕雲相貌的誇讚,心裏的嫉妒,像被澆灌的幼苗,迅速的成長成參天大樹。

  「爸爸他,只是有一些門第之見,我相信,以爸爸對你的愛,最後一定會接受澤銘哥哥的。」

  「怎麼可能,爸爸已經把話說的那麼絕了,怎麼可能接受他?」

  白子云心裏的算計,又開始籌划了起來,另一個狠毒的計劃,在一瞬間便成型。

  「我聽爸爸說,後天有一個商業交流會,屆時,A市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來,到時候,我可以幫你製造機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