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留深情付餘生》[誰留深情付餘生] - 004預感

  白長明派人好好收拾一下白子云,而白慕雲則來到了洗手間,洗手。

  真是噁心!一下子就結結實實的碰到了那兩個令人作嘔的人,觸感真是噁心。

  擦乾自己手上的水,白慕雲帶着一抹得意的笑意,走出了洗手間。

  忘記抬頭的白慕雲,迎面撞上了自己最不想遇見的男人,盛景廷。

  「嘶!」這人的胸是鐵塊做的嗎?自己的鼻樑不會斷了吧!

  白慕言一邊摸着自己泛紅的鼻樑,一邊抬頭。

  正面交鋒,四目相對。

  「好一招禍水東引呀!沒想到,白大小姐除了不可一世的特點外,還耍的一手好計謀啊!」

  說完,盛景廷斜靠在牆邊,拋了拋他手中拿着的,服務員剛才隨意丟在垃圾桶里的膠囊的外殼。

  糟糕,被發現了。這個男人,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

  盛景廷看着眼前身材姣好,凹凸有致的女人,露出一臉心虛和害怕的模樣,心裏不由的覺得好笑。

  做的時候倒是一點都不猶疑,果斷的很,被自己發現後,竟然心虛的連表情都忘記管理了。

  白慕雲,白家的的繼承人,也是兩年前,給過自己人生中最大的羞辱的女人。

  現在看來,自己今晚這個宴會,來對了。

  這個女人,看樣子並沒有傳言中的那麼無腦嘛!

  他承認,這個女人成功得挑起了他的興趣。他倒是很好奇,她究竟想要玩些什麼把戲。很值得期待,不是么?

  白慕雲看着男人一臉色厲內荏的模樣,重重的的嘆息着。上輩子的經驗告訴自己,這個男人,自己惹不起。

  既然惹不起,又不能交惡,還躲不開,那便只有一條路走了。

  「盛總,我很抱歉,當初任性,對你做了那樣的事情,但是,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也挽回不了了。但是我還是想真摯的向你道歉,對不起。」

  見狀,盛景廷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這個女人,比自己想像中的,要能屈能伸的多了。

  但是,他盛景廷素來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大度這個詞,從來就不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白小姐現在的道歉對於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而至於你道不道歉是你的事,我接不接受,那就是我的事了。」盛景廷眼眸一轉,饒有興緻的說道。

  「白小姐,接下來可是還有好多好長的戲可以看呢,我很期待你的發揮。」

  說完,盛景廷起身,隨着「叮」的一聲,點起了香煙,青煙從薄唇中裊裊升起,在某一刻,竟然朦朧了男人的臉龐。

  白慕雲呆愣的站在原地許久,心裏還是猜不透,這個男人到底是想幹嘛……

  重新回到宴會中的白慕雲很快的就找到了白長明的身影,寸步不離的跟在他身後。

  酒席間的洗杯更盞,觥籌交錯,似乎形成了一種不成文的乖例。

  突然,白長明帶着白慕雲,來到了盛景廷的面前。

  「盛總,我是白長明,白氏集團的董事長。今日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