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留深情付餘生》[誰留深情付餘生] - 005將計就計

  因為宴會早已進行到了尾聲,再加之白長明在盛景廷這裡「受了氣」,所以白長明便帶着兩個女兒,提前離開了。

  上輩子,盛景廷這個男人給白慕雲帶來的傷害,太過於深刻了,所以,白慕雲下意識的覺得,盛景廷這個男人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的。

  原本想提醒一下自己的父親,小心盛景廷的報復的,但是在看到他滿臉的不虞的時候,卻還是將這個想法暫時擱置了。

  剛剛回到白家,白長明突然站定身子,轉過頭來緊盯着白子云。

  此時的白子云不像幾個小時前的那樣,妝容精緻,而是帶着滿臉的倦容以及一身的狼狽。

  「是你苦苦哀求我,讓我帶你去參加這個交流會的,結果呢,你就這麼不拿我白家,不拿我白長明的面子當回事的嗎?」在盛怒之下,白長明拿起桌子上的一個玻璃杯,狠狠的砸在了白子云的面前,卻很好的避開了白慕雲,沒有傷及她分毫。

  當時事出突然,白長明在眾人面前,自然只能維護着自己的女兒。

  現如今白長明才找到了可以泄憤的地方,在大庭廣眾之下,不知廉恥就算了,偏偏那個人,還是高澤銘。

  「是我白家沒教好你還是怎麼你了?才讓你在交流會中,這般迫不及待的找男人苟合?你知不知道廉恥二字怎麼寫?」白長明怒目而視,卻始終顧及着那絲父女之情。

  但是很顯然,風頭火勢中的白子云,並沒能想通這一點。

  白慕雲眼尖的注意到了,被白子云微微藏在衣袖中的拳頭,以及眼眸中不時浮現的瘋狂。

  就是這樣,生氣吧,更瘋狂些吧!這樣你才能露出更多的馬腳出來。

  「你找男人,在場有多少青年才俊供你挑選,偏生你要和高澤銘那個人勾搭在一起,你難道不知道,你姐姐被他害成什麼樣子嗎?還有,你剛才在盛景廷面前,故意提起他和你姐姐之間的恩怨,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是覺得你給我添的亂子還不夠是嗎?」

  白子云眼眶微紅,心尖刺疼。所有人都在背後說自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一夜之間變成白家的千金。

  呵,這便是白家千金的待遇,這便是商場上赫赫有名的白長明,自己的父親。

  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始終都比不上白慕雲,每一件事,每一句話都可以被人詬病。

  「我沒有,我沒有和高澤銘勾搭在一起,和他曖昧不清的人,是姐姐,不是我。白慕雲,你說話呀,明明就是你讓我在交流會的時候把高澤銘帶過來的。你跟爸爸解釋清楚呀!」

  白子云一時激動,上前一把抓住了白慕雲的手,用了極大的力道,精緻的美甲,深深的陷入了白慕雲白皙嫩滑的肌膚里。

  原本稚氣未脫的臉龐看起來清極艷麗,一雙明亮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白慕雲,正站在一旁看戲,對白子云充滿鄙夷的眼神。

  而就在白子云抓住自己的那一瞬間,臉色微變,眼眶發紅,彷彿是被嚇到似的,肩膀不受控的顫抖起來。

  「我……妹妹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就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