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留深情付餘生》[誰留深情付餘生] - 007實習

  她知道那個女人是白長明的心頭硃砂,輕易不可觸碰。她微微眯了眼睛盯着不遠處的白子云,這個女人倒是很會抓住保命符。

  白子云在屋內不停的砸着東西,家裡的花瓶也被她砸的粉碎。

  「我沒病!是你!我媽等了你一輩子,到臨死都沒有等到你!」白子云把自己的手機摔了個粉碎,轉過頭恨恨的看着白長明。

  白長明剛想說些什麼,欲言又止,搖搖頭,給家裡的傭人說了幾句。

  「是,是老爺,好,我一定會看緊小姐的。」

  「什麼?好的,老爺,我照辦。」

  白子云沒有閑着,她聽到了傭人和白長明的對話,只是含糊不清的,於是她神經質的把耳朵貼到了門上,卻還是聽不清楚。

  白長明這個老頭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白子云卻因為一時衝動砸了自己手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自己沒有手機,只能每天無所事事的在家裏面打轉,那天她發怒砸了家裡很多東西,家裡的傭人收拾了整整一個晚上才恢復正常。

  這一天傭人三番四次來敲門,她不耐煩的打開了門。

  傭人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白小姐,這是老爺吩咐給你做的飯。」

  白子云感到不對勁,三下五除二打開了飯盒。

  「你,給我站住!」白子云一下子把飯盒砸到了傭人的衣服上。

  「你給我吃剩菜?你信不信我告訴我爸,讓他開除你!」白子云覺得不解氣,又把飯盒拿了起來,重重的敲打了一下傭人的頭。

  傭人本來是唯唯諾諾的站在一邊的,直到看到白子云居然用飯盒敲自己的頭,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你哪來的自信,現在老爺把你關在房間里,根本對你不聞不問!給你吃飯已經很不錯了。」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白子云上前一步,給了傭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傭人捂着臉,決定破罐子破摔。

  「老爺那天跟我說,白小姐吃的一切從簡,這飯,是昨天中午慕雲小姐吃剩下的!」

  白子云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傭人。

  「還有,老爺特別交代了,你不能走出門房一步!你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家裡的監控會一五一十的記錄下來,你沒看到嗎,你的頭頂。」

  白子云順着傭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卻發現自己房間的燈飾上,竟然有一個小小的攝像頭!

  她立馬回想起了白慕雲的骯髒手段。

  「啪」傭人重重的帶上了門。白子云覺得不可理喻,她不停的敲打着門,

  「你他媽給我說清楚,給我把這個攝像頭拆了!聽到沒有!」

  白子云整整敲門敲了五分鐘,門外的人卻不為所動,直到這時候,白子云才稍微恢復了思考能力。

  那個死婆娘說的沒錯,按照自己現在的情形,別說報復白慕雲了,連走出房門都是問題。

  她第二天一改平時的潑辣本性,給另一個傭人塞了兩百塊錢,並囑咐她自己有話要對白長明說,傭人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

  白子云如願見到了白長明。

  「爸爸,」白子云淚光閃閃,「女兒知道錯了。」白子云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甚至上前一步,拉住了白長明的衣角。

  白長明感到有些驚悚,上一天還瘋狂的砸着東西的人,下一秒竟然對自己撒嬌,下意識的退讓了一步。

  白子云察覺到了白長明的心理,只好放出了大招,撕心裂肺的哭了出來,

  「爸爸!難道你忘記媽媽生前,媽媽跟你說過什麼話你忘了嗎。」

  白子云盡情的釋放着演技,雙肩不停的抖動,她故意重複着這句話,提醒白長明。

  白長明想到了劉淑儀,楞了一下,這個女人曾經待自己不薄,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在等待着自己回來,卻耗盡了自己全部的生命和青春。

  白長明心中泛起一絲酸楚,他盯着白子云,卻依稀看到了劉淑儀的模樣。

  「好吧,我答應不再軟禁你,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