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開局退婚秦淮茹》[四合院:開局退婚秦淮茹] - 第5章

第5章早就料到如此的他,委屈的說道奶奶,你看這土都是新的,蟲子還在往上怕呢,說明被搬走沒多久。
下午我們出去打豬草剛剛回來呢」再說了,奶奶,你看我這小身板,怎麼可能搬的動水缸」說道這裡江奶奶已經不再懷疑他了,但是還是冷着臉說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在說我們家不給你們吃,不給你們喝嗎?」
江小川聽到她的話噎了一下。
趕忙悻悻的說道沒有奶奶,我的意思是說我還太小」哼…這還差不多,虧的我們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去隔壁看看」江奶奶冷哼一聲,說完便向著院子外走去。
江小川聽到她的話被氣樂了。
但是他也不能去辯解,不然越鬧越大。
隔了一會,隔壁幾家相繼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不知道是在罵偷東西的小賊,還是在和鄰居們對罵。
這種人咱招惹不起,罵吧,罵吧,反正習慣了」江小川嘟囔着嘴向著自己的屋裡走去。
回到房間,弟弟正拿着一對小木人,在那裡玩的不亦樂乎。
坐在床上,他感覺現在的生活真的太無聊了,沒有手機,沒有電視,沒有玩具。
什麼都沒有。
連書也沒有,打發時間都不知道用什麼打發。
心裏想着空間里的河蚌,便找了個借口去廁所,來到院子角落的柴對後面,閃身進入空間。
這裡很少有人來,就算是取柴也只會從前面拿。
進來空間後,將滿地的河蚌放入水缸里。
呆了幾分鐘,便又出來了。
在裏面待久了容易露餡。
剛剛踏進屋子,江小河疑惑的問道哥,你咋這麼快就回來了。」
怎麼了?
我都出去幾分鐘了。
還慢啊」聽到弟弟的話,江小川愣了一下。
瞎扯吧,你出去就進來了好吧,」江小河嘀咕了一句,便不再過問,低頭玩着他的小木人。
聽到弟弟的話,他心裏一驚,身後冷汗都流了出來。
心裏想到,自己出去把幾十個河蚌撿起來放好,洗個手,再怎麼也要幾分鐘。
再加上自己又等了幾分鐘,怎麼可能會出去就進來。
見弟弟沒有再追問下去,江小川這才放下心來。
隨後想到什麼一陣驚喜。
時間估計空間里的時間和外界的時間不一樣。
不過這對他來說是好事。
這樣以後自己在空間里可以有時間做更多的事了。
不過沒有手錶,所有具體什麼情況也不清楚,只能以後有機會再試試。
但是今天也給他提了個醒,以後得注意點。
躺在床上,本來身體就虧空,被打了一頓,又出去打豬草。
中午睡了估計半小時都沒有,現在困意席捲而來。
扭頭便睡著了。
旁邊的弟弟見哥哥睡著了,知道今天他很累,便沒有打擾他。
這一覺睡的特別死。
小川起來了,起來吃飯了。」
迷迷糊糊中,他聽到有人喊自己,而且身體也被人輕輕的推動着。
睜開眼睛,一個中年婦女映入眼帘。
通過記憶,他知道,對方正是自己原來身體的母親,楊月梅。
只是三十四五歲的她,已經蒼老的像四十多歲的人。
沒辦法,每天風吹日晒的,加上勞心勞力,能不蒼老嗎?
看着眼前的女人,讓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笑着說道,娘,你們回來。」
嗯嗯,回來了,趕快起來吧,去吃飯,身上還疼嗎?
我看一下。」
看來母親已經知道自己被打的事情。
沒多大的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江小川苦笑着說道。
母親楊月梅聞言一愣,然後內疚的不再說話。
看着對方的表情,江小川安慰了一句,娘,沒事,走吧,去吃飯吧。」
說完爬下了床。
向著堂屋飯桌走去。
母親楊月梅跟在後面也來到了堂屋。
來到飯堂,一群人已經在屋子裡吃了起來,坐在最上首的是一個看上去四五十歲左右的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