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 - 第2章 傻柱和秦淮茹好上了?

剛一進院,一個小孩兒便迎了上來。

「傻柱,你盒子里裝的是什麼啊。」邊說邊要去把何雨柱身後的飯盒給拿過來。

何雨柱故意側身躲開:「你甭管是什麼,反正不是給你的。」

何雨村冷冷看着。

這小孩兒就是秦淮茹的大兒子賈梗,一般被人叫作棒梗。打小就不學好,小摸小偷的,以何雨柱家最為遭殃,好東西基本都被棒梗給「拿走」了。

棒梗見沒從何雨柱這兒討到便宜,撇了撇嘴,偏頭向後面的何雨村問道:「你是誰啊?」

「何雨村,叫我雨叔就行。」

得給你漲個輩分,不然說不準明天就有個「傻村」的稱號了。

第二個傻柱?

想都沒想,沒門兒!

「傻柱,他是你親戚?名字跟你好像。」

棒梗摸了摸頭,問道。

「叫什麼傻柱,滾一邊兒去。」

可能是覺得在自己堂弟前被一個小孩兒叫綽號丟了面子,何雨柱沒多理會棒梗,越過棒梗就向前走去。

不多時,何雨柱又被一個漂亮女人給攔下了。

「傻柱,你怎麼才回來啊。」

這嬌嗔的語氣,像極了一個妻子抱怨自己丈夫回家太晚。

何雨村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順着聲音看過去。

好傢夥。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竟然是白天見到的那個女人。

不同於被棒梗攔下時的不耐煩,何雨柱這個時候就像只打了勝仗的公雞,傲氣地把飯盒遞給面前的女人。

「嘿,今天食堂有點兒事兒耽擱了。」

女人接過飯盒,沒有急着打開。

「你啊,就這點不好,食堂那些小事,何必你自己親力親為,交給他們去做不就好了。你看看,把自己都累成什麼樣了。讓人怪心疼的。」

一邊輕聲抱怨着,一邊幫何雨柱整理着衣領。

何雨村心裏給這個女人暗暗豎了一個大拇指。

好一朵善解人意的白蓮花。

「對了,這位是?」

女人往何雨柱身後看了看,那副柔軟的身子無意間蹭到何雨柱。

何雨柱頓時心猿意馬起來,但礙於有外人在場又不好多發作。

「哦,這是我堂弟,叫何雨村。」何雨柱忙回過神,解釋道。

「她叫秦淮茹,馬上就是你的堂嫂了。」

秦淮茹聽到堂嫂二字,一臉嬌羞,佯裝生氣,輕拍了一下何雨柱。

何雨柱看到秦淮茹這副樣子,恨不得馬上將人帶進屋內好好溫存一番。

何雨村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好一個秦淮茹,早上剛還見過,這會子裝不認識是吧。

行啊,那就看誰裝過誰。

「你好啊。初次見面,還請多多關照。」

何雨村客氣地打着招呼。

秦淮茹的嘴角明顯地抽了抽。

「行了。以後都是一家人。先進去吃飯吧。」

何雨柱擺擺手,示意二人進屋。

何雨村看了看秦淮茹,右手向前做出「請」的動作。

秦淮茹輕輕地笑着,側身讓出位置:「堂弟先請。」

「那哪兒行啊,堂嫂請。」

見實在拗不過,秦淮茹還是先一步進屋去了。

何雨村拍了拍袖子,呼出一口氣,輕蔑地笑了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