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 - 第3章 鐲子在秦淮茹手上

秦賤?

這名字起得可真好。

看來這秦建是瞅着我剛來,又是何雨柱的親戚,就想來個下馬威。

「原來是賤哥啊。那以後還請賤哥多多照顧了。」

何雨村向秦建拱了拱手。

秦建得意地擺擺手:「客氣什麼,以後就是兄弟了,大哥罩着你。」

呵,哪門子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大哥。

我大哥不是被你們當成傻子的何雨柱嗎。

何雨村臉上仍維持着八顆牙齒的職業假笑。

「賤哥找我是有什麼事兒嗎?」

秦建撓撓頭:「哦,也沒啥,就是想着也快成一家人了,也該多走動走動。我堂姐說你剛來,又一個人,也到了晚飯的時間了,讓我來叫你一起吃個晚飯。」

「好,那就先謝過秦姐了。」

叫人吃個晚飯擺出這副語氣,也是絕。

「甭客氣,客氣啥呀,我先走了,你快來啊。」秦建見話傳到了就轉身離開,邊走還不忘回頭催促何雨柱快些。

吃頓飯而已,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兒。

何雨村想了想,抬腿向秦家走去。

走到秦家門前,秦淮茹正在院里洗菜。

「是雨村啊,快,進屋準備吃飯。」

秦淮茹見到何雨村,熱情地招呼着。

「秦姐客氣了,我這也是打擾了。這菜我來幫着洗。」

何雨村邊說邊挽起袖子,作勢就要去接下秦淮茹手下的白菜。

「你洗啥呀,不用。你啊,準備吃飯就行了。洗菜這種事,交給我來做就行了。」

秦淮茹忙將手裡的白菜放進水池,笑着伸手來阻止何雨村。

推讓間,何雨村注意到秦淮茹手上戴着的鐲子。

這鐲子看着怎麼這麼眼熟呢?

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秦淮茹留意到何雨村的眼神,用手扶着鐲子,笑着說:「這個啊,是秦建剛送給我的。聽他說,花了不少錢呢,也是有心了。」

買的?

何雨村想到秦建那副地痞流氓的樣子,心裏並不相信秦淮茹嘴裏所說的。

「看來賤哥對秦姐是真的好,姐弟情深,着實讓人羨慕啊。」

何雨柱再次露出八個牙齒的職業假笑。

「瞧你這說的哪裡話,以後都是一家人。這以後啊,還需要你和秦建兩個人相互幫助呢。」

秦淮茹伸手有意無意地在何雨村手背上掃過。

一陣**感傳來,何雨村忙撤回手。

看着秦淮茹那含情脈脈的眼神,聯想到這女人的真面目,何雨村身上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你們倆還在忙什麼呢,快來吃飯了。」

屋內傳來賈張氏的聲音。

秦淮茹趕忙回應了一聲,叫上何雨村進屋。

小院的夜晚靜得出奇。

「我看傻柱現在對你可是死心塌地,你倆的事兒儘快成了,也算了了我的一樁心事。」

賈張氏給棒梗壓好被子,轉身上床向秦淮茹說道。

秦淮茹心裏暗暗嘲諷,面上仍掛着笑容:「哎,好,我趕明兒再去跟傻柱商量一下。」

傻柱娶秦淮茹,賈張氏最開始是萬般不願,整天想着法子膈應傻柱,存心不讓他和秦淮茹兩個人多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