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四合院:惹我,我就坑死你們] - 第7章 撞見秦許姦情 有了讀心術

「哎!京茹這小妮子到底是去哪兒了?」

賈張氏氣得直跺腳。

「你們都別圍在這兒了,趕緊再出去找找!」

屋裡的人分成幾路,出門再次尋找秦京茹。

何雨村當然選擇自己一個人去尋找。

跟秦淮茹、賈張氏他們一路?

傻子才去作死!

何雨村踢着路上的雪塊,慢慢悠悠地走着。

別說,這夜裡給人感覺還挺愜意。

微風慢慢吹着,沒有吵鬧聲,世外桃源估計也不過如此。

何雨村閉上眼,感受涼風。

突然,不遠處的聲音吸引到他的注意。

「哎呀,回去可怎麼說啊。你可別是騙我的。」

這聲音?

他猛地睜開眼。

這聲音聽起來竟然像是秦淮茹!

何雨村看了看周圍,見沒人,快步走到右邊陰暗的牆角藏起來。

「你放心。我許大茂做事,向來是言出必行。」

許大茂?

他怎麼和秦京茹搞到一塊兒去了?

「行吧,我啊,就暫且信你一次。」

女人嬌嗔一句。

兩人依偎着走過。

待兩人走遠後,何雨村從牆角走出。

面上冷若冰霜。

好傢夥。

今天肯定運勢不行。

差點就遇上活春宮了啊這是。

呸!

這秦京茹還用找嗎,人家和許大茂正花前月下你儂我儂呢。

何雨村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不愧是秦家人,都特么一個德行。」

秦京茹回到秦家,賈張氏和秦淮茹問到她去哪兒的時候,她只是支支吾吾了半天,從始至終沒有提到許大茂半個字。

看來是被豬油蒙了心了。

豬是誰?

我也不知道。

許大茂這人,衣冠禽獸一個,對秦京茹能是真心?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秦淮茹她們看見秦京茹完好無損地回來了,便也沒有多問。

第二天,何雨村跟着何雨柱來到軋鋼廠後廚。

何雨柱動了點關係,把何雨村給塞進了後廚。

「做菜之前,傢伙什都要洗乾淨,洗不幹凈,就會有一股怪味道,影響菜的口感。」

何雨柱圍上圍裙,一邊擦洗着工具,一邊提醒着周圍的學徒。

徒弟們不住地點頭,仔細看着師父何雨柱的動作。

起鍋燒油,蔥姜蒜末,劃香下菜,下辣椒,暴炒白菜,加入調製的香料,來回翻炒。

幾十斤的大鍋在何雨柱的手裡上下起伏。

「師父的手藝也太精湛了!這幾十斤的鍋在師父手裡跟玩兒似的。」

其中一人不住地感嘆。

「這年頭,有這手藝。怪不得是軋鋼廠後廚的扛把子。」

何雨村看着何雨柱的動作,在心裏默默感嘆。

雖說廠子里廚師不少,但真正能拿得出手的,其實就何雨柱一個。

給單位領導開小灶,或者來了上面的領導、來了兄弟單位,基本都是何雨柱來主廚。

「這算什麼,大驚小怪的。趕緊幫忙幹活兒去,還有好幾鍋菜需要準備。」何雨柱手下沒停,吩咐道。

「好嘞。」

眾人散開,各自忙着。

後廚里秩序井然。

何雨村也走到廚櫃前開始幹活。

「嘶!」

突然,手心傳來一陣劇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