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靈祖體》[四靈祖體] - 第2章 王家鎮的人情冷暖

躺在床上的王皓終於反應過來,他艱難地爬起來,想要制止父親。

可激動之下,一開口之發出一陣咳嗽聲。

「張馭墨,是你不知好歹,皓兒經脈盡毀,已是回天無力,只靠這極其昂貴的風水混元丹續命,你承受不起,我也承受不起,既然你不肯放棄,那我就只能連你也放棄了!你……聽明白了嗎?」

王水雲說完又是一掌,這次她沒再留情,張馭墨被一掌打在牆上,順着牆壁跌落在地。

他一個修基五重天的入門級修行者,面對已經踏入靈王境界的王水雲,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張馭墨捂着胸口咳出一灘鮮血,五官因痛苦而扭曲在一起。

但當他看到王皓坐在床上望着他們,並且臉上充滿了憤恨,他向兒子擠了擠眼睛,臉上露出一抹牽強的微笑。

王皓愣在床上,張馭墨嘴角染血的笑容令他眼眶濕潤。

這個父親修為平平,人也憨厚老實,可為了他竟如此不管不顧。

王皓撐着手臂坐了起來,可雙手一軟跌下木床。

「爹,我們走吧。」王皓努力仰起脖子說道。

一旁王水雲見狀,冰冷的雙眸中閃過一絲波瀾,她正欲俯身,身邊一道身影閃過,張馭墨扶起了王皓。

「皓兒,爹帶你走!」張馭墨眼底帶着深深的柔軟。

王皓臉上也露出牽強的微笑道:「爹,背着我吧。」

張馭墨點了點頭,背起王皓,他伸手拿起圓桌上的藥瓶,走到門口停下了腳步。

回過頭道:「王水雲,我很可憐你,你的眼中只能看到權勢,心中只有為你所用之人,所以你無情無義,總有一天,你會為你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

言畢,張馭墨背着王皓走出房間。

他們走過水榭亭台,經過精美閣樓。

來到門口,僕人嗤笑一聲打開了府邸大門。

張馭墨邁着堅實的步伐走上街道。

這一刻,王皓悄悄回頭望了一眼。

巨大的匾額上龍飛鳳舞寫着四個大字:水雲仙府!

走上街道,張馭墨低下了頭,王皓安靜地趴在他的背上,接下來的一段路恐怕不太好走!

王皓生活了兩年多的王家鎮,此時街道上人聲鼎沸。

嚴格來王家鎮並不是個「鎮」,因為這裡居住着上百萬人,其中大多數為王家族人。

王家作為東勝神洲排得上號的大家族,據說祖上有過從龍之功,便得到了這塊靈力充沛的土地。

幾萬年下來,王家雖然只將核心成員留在王家鎮,但幾十萬族人和數不清的奴僕聚在一起,這裡儼然已是一個小王國。

各種勢力錯綜複雜之下,王家早已沒有了家的味道,只有利欲熏心下的世態炎涼。

當然,並不是只有王家才是這樣寡情少義。

在修行的世界裏,人活得越久,便越缺乏同情心。

這個世界四大洲廣袤無垠,在人之外還有魔,魔之上還有仙。

鬼靈精怪,仙道魔途,弱肉強食之下處處透露着人情冷漠……

一個中年男人背着少年走上街道,他們經過人群,周圍總會忽然安靜下來。

有人指指點點,有人滿臉好奇,其中不乏知曉內情的王家族人。

「那不是水雲大人的丈夫嗎?他背着的那是誰啊?」

「還能是誰,水雲大人的天才兒子唄!」人群中一個光鮮亮麗的少年譏諷道。

「他就是王皓?王家之前的第一天才?」

「呸,什麼狗屁天才,現在就是個廢物!我們王家的第一天才,只能是王界東大哥,他現在才十九歲,就已是修基七重境界的高手!」

「呦呵!王界東都修基七重境界了?那有望在三十歲之前進入靈王境,王家的底蘊還是深厚吶!」一個滿臉胡茬的男人感慨道。

「要說這王皓和他爹也夠慘的!」人群中一個半老徐娘突然嘆息道。

「怎麼了?是有什麼王家秘聞嗎?說給大傢伙聽聽!」

<

猜你喜歡